影响全国的陕北千亿矿权案获改判 陕西第二大冤案正在形成

 时间:2018-01-29 15:57:40来源:法制与社会
闽南头条

——河南杜康实际控制人多年来利用在行政、司法机关培植各种人脉关系,在全国恶意制造30余起案,妄图抢夺、抢劫、抢占陕西历史资源及白水杜康商标,历史空前,影响恶劣,引起国内外法律界人士广泛关注

在依法治国的总方针下,陕西第一大冤案——“陕北千亿矿权案”最高院已经改判,引发中外学者广泛关注及高度称赞。至此,陕西第一大冤案得到声张正义,增加了民营企业经营者依法治国的信心,但是仍有部分法律界蛀虫,多年来在腐败官员的滋生下,依然我行我素,与中央搞抗衡,他们正在与河南杜康合谋在雁塔、西安、延安、陕西、河南、北京、天津、上海乃至全国范围内恶意制造案件,妄图抢夺、抢劫、抢占、独享陕西历史资源、中华老字号、贫困县白水历史文化资源“杜康”二字,并意图通过司法判定索取巨额赔偿,抢夺白水杜康市场资源,实属劫财、劫产。陕西第二大冤案白水杜康被侵权案正在全国形成,引起国内外华人、法律界人士广泛关注。

希望大家关注系列案件背后的操纵者,河南杜康多年来利用政府、司法培植人际关系,在人情关系掩护下,人情关系大于司法公正,恶意伤害陕西中华老字号——白水杜康。河南杜康自2010年开始筹谋筹划,2012年通过不正当途径在国家商标局恶意抢注“杜康”二字,十年以来,在全国范围内,通过行政、司法途径制造了30余起案件,试图通过司法手段恶意抢夺、抢占、威胁白水杜康经销商,造成永辉超市等多家超市商品下架,给国家级贫困县白水杜康造成巨额损失,河南杜康与西安中院某领导私下相约见面,搞人情关系,使得白水杜康不能获得法律的公正审理:

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不具备300万标的商标侵权管辖权,为什么依然受理?

雁塔法院接到雁塔检察院抗诉受理后依然仍然我行我素,坚持开庭?

雁塔区法院只给白水杜康签发开庭传票,没有其他任何举证期限及案件材料?

雁塔区法院在白水杜康答判期限未满情况下突然安排开庭?

河南杜康在陕西抢夺白水杜康资源,是谁在帮助河南杜康,制造系列人情案件?

1980年,响应国家工商总局、轻工部、商业部《关于改进酒类商品商标的联合通知》([80]工商总字第143号)三家均于该时申请注册“杜康”商标。

鉴于当时无商标共有制度,国家工商总局与有关政府部门协商研究决定:由伊川县杜康酒厂代表三家酒厂注册“杜康”商标,三家共同长期无偿使用。“杜康”商标的注册过程及《“杜康”商标使用合同协议书》均要求:各方在使用“杜康”商标时,均需加注企业名称,以使消费者区分商品来源、进行市场细分。

伊川杜康(包括现在的洛阳杜康控股有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使用二十余年时间,不断通过制造案件,挑起争端,最终吞并汝阳杜康后,又故技重施,制造案件,妄图打击强抢白水杜康商标。

陕西白水杜康酒业有限责任公司,是白水杜康商标唯一合法持有人。白水杜康公司使用小白水大杜康历来已久,注册号915685号商标“白水杜康”四个字,而洛阳杜康注册号152368号商标“杜康 杜康牌”五个字。按照相关法规我们四个字的“白水杜康”怎能对五个字的“杜康 杜康牌”构成侵权,况且由于历史沿革“杜康”并非一家公司独占使用。“杜康”两字早已在一定的范围内成为了酒的代名词、通用名(可查相关辞典、字典均有大量记载)。任何一方通过恶意抢注、抢占“杜康”两字都是无效的、徒劳的。

政法系统搞人情案件,是谁在恶意制造案件、抗衡依法治国的总方针?

陕西白水杜康全体党员、员工及热爱陕西故土品牌的人民强烈呼吁最高人民法院依法重新组成合议庭,公平、公正、公开审理白水杜康案,还白水杜康一个公道,赔偿多年来由此给白水杜康造成的经济损失,依法追究河南法院等相关违法违纪人员的责任。

原文链接:http://www.fzyshcn.com/shyf/2018-01-29/45871.html

(责任编辑:牟财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