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问开封市委书记侯红,谁夺去了9岁男孩的生命?

 时间:2018-02-13 19:29:44来源:中国资讯报道网
闽南头条

侯书记:

笔者系祖国杂志社记者,记者证号k11556955000086。此前笔者曾就顺河区3号地安置房--曹门新城北院(下称曹门新城)未批先建问题进行了报道,然而未得到有关部门回复。

1月28日,开封市顺河区曹门新城一位9岁的小男孩掉进化粪池中,经过几番救援,终于救出,却最终抢救无效身亡。

孩子的离去令人痛心,如今有关部门虽已安抚死者家属,但另一方面,要尽快亡羊补牢,找出酿成悲剧的原因,并做出相关处理。作为开封市党政机关一把手,这些问题请侯书记做出回答。

一问,未批先建的保障性住房究竟能否保障业主的生命安全?

经查,“1.28事故”发生地为曹门新城,经开封市政府[2014]110号会议纪要研究决定为顺河区三号地棚户区改造项目,项目主体由开封盛润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开封盛润)变更为开封市顺河古城建设有限公司(下称顺河古城)。

此前,当地拆迁户曾多次因曹门新城未批先建问题与有关部门交涉。2015年8月3日,河南省住建厅就曹门新城问题分别对规划局和住建局印发了豫建复决[2015]24号、豫建复决[2015]23号等行政复议决定书,要求规划局和住建局对群众所递交的《确认违法建筑申请书》作出正面回复,将确认结果以书面形式告知群众。同年10月19日,河南省住建厅对规划局和住建局印发豫建复责[2015]7号等责令履行通知书,敦促规划局和住建局履行上述行政复议决定书。

对此,开封市顺河区三号地指挥部称,曹门新城北院问题是依照由时任开封市长的您主持召开的开封市政府[2015]14号会议纪要,对“先上车,后买票”的保障性安居工程造成的程序违法行为免于行政处罚,坚决落实《关于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遗留问题的处理意见》,对未尽事宜边处理,边研究,边解决。

开封市政府[2015]14号会议纪要本意是为了加快城市建设,促使拆迁户能尽早回楼,其精神得到了拆迁户的一致认可。然而在具体执行中,部分领导却以该会议纪要为“尚方宝剑”,导致政府部门在安置房建设中监管缺位。

\

曹门新城一位业主向笔者提供了一份由建设单位、施工单位、监理单位、物业或其它单位共同出具的《住宅工程质量分户验收表》,该验收表上盖有以上四家单位的公章,本应对住宅工程质量进行验收的质监站却未在该验收表上表态。由此推测,有关部门在住宅工程建设中,并未对工程质量进行监督。

“1.28事故”发生后,笔者赶往曹门新城进行采访。在采访中,笔者发现夺去男孩生命的化粪池位于24号楼垃圾储藏室旁的草坪下,化粪池深6米左右,周边无任何防护措施。据一位业主说:“自从我搬进来至今,这五个化粪池都没安装阴井盖。这次出现这样的事故,他们才从其它地方挪了几个阴井盖过来。按规定化粪池一般都高于地面,周边也有防护网,可是这里什么都没有。”

笔者看到,在草坪上有一配电箱,该配电箱并未上锁。据业主称,配电箱不上锁是常态,而且曹门新城的很多电线也都是用几个木桩架设的,电线离地面不足2米。经笔者调查,业主所反应问题属实。

针对住宅安全隐患,一位业主担忧地说:“这次出事了,他们把化粪池的盖子盖上了,以后还需要发生多少血淋淋的悲剧才能把小区的安全防护措施全都完善到位?而且这还都只是明面上的安全问题,没有质监站监管的住宅工程,其质量究竟能否达标也是个未知数。”

二问,国家开发银行的“优惠政策”落实到了哪里?

此前,笔者曾采访过开封盛润的王总。王总称,开封盛润于2009年对曹门新城进行前期投资,大概是2014年,国家开发银行出台了一些优惠政策,该政策只针对国有平台,所以才把项目转手给顺河古城,现在由开封盛润和顺河古城共同作为曹门新城的建设单位。

经笔者调查,王总所说的“优惠政策”实际上就是国家开发银行的贷款。该贷款的初衷是让建设单位用于棚户区改造。

\

然而,经笔者调查,在开封市规划局、国土局、住建局备案的曹门新城的建设单位为顺河古城。前文所述的《住宅工程质量分户验收表》以及在曹门新城施工现场的《建设工程扬尘污染治理监控公示栏》均显示,该项目的建设单位为开封盛润。

据一位不愿透漏姓名的业内人士称,顺河古城作为一个国企,几乎不可能和一个私企共同作为同一个住宅工程的建设单位,更不可能以自己的名义去贷款,然后把贷到的款拿去给一个私企来用。笔者所描述的情况,应该属于顺河古城是名义上的建设单位,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获取国家开发银行的贷款,实际上的建设单位开封盛润。至于顺河古城所获取的贷款究竟用于何处就不得而知了。

对此,有群众质疑称,如果国家开发银行的这些“优惠政策”真的落实到棚户区改造项目中,住宅安全问题是否可以得到改善,悲剧是否可以避免?然而历史不能假设,逝者已逝,我们只能着眼于未来。

三问,基层干部李颢缘何与民争利?

顺河古城究竟有没有参与曹门新城的建设,有待相关部门的进一步调查。然而依照国家有关规定,顺河古城以及顺河区住建局在“1.28事故”中难辞其咎。

笔者上网查询后获悉,顺河古城成立于2014年6月17日,法定代表人为李颢。2016年11月28日,李颢卸任顺河古城法定代表人职务,改任顺河古城董事长。

据悉,2014年6月李颢任顺河古城法定代表人时,兼任顺河区住建局局长。2015年12月,李颢改任顺河区住建局党支部书记。李颢任顺河区住建局局长期间多次进行拆违代征,开封市龙亭区法院曾就两起行政诉讼判决顺河区住建局违法,判决书文号分别为(2015)龙法行初字第23号、(2015)龙法行初字第25号。

2016年顺河区人大换届时,李颢当选为顺河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李颢的所作所为,不论是拆违代征,还是在曹门新城建设中的监管缺位,其实表明了其作为基层干部在工作中与公民利益之间的背离。而基层干部是否真正围绕公民利益开展工作,这却是最大的问题所在。基层干部公共立场的实际架空,将使任何法律法规、政令强调都如坠虚空,名存实亡。

自您赴开封上任以来,开封市党政机关的一系列政策的确深入人心。然而,再好的政策若被曲解执行,最终只会与政策的初衷背道而驰。

根据开封市政府[2015]14号会议纪要显示,开封市依照“先上车,后买票”精神未批先建的73个保障性安居工程项目中,保障性住房共计55418套,其中安置住房28234套。为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拆迁户普遍选择顾全大局。而这“顾全大局”所换来的,难道只是些等待择人而噬的“保障性住房”吗?

此致

敬礼

原文链接:http://www.zgzxbd.com/Biz/6/25235.html

(责任编辑:牟财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