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茂名石化医院,非营利性医院为何盯在钱眼上?

 时间:2018-04-02 17:04:00来源:中华报业网
闽南头条

公立医院改制时期,资本的身影还难得一见,改制往往以员工集体持股为主。在这一轮医院改制和医院并购热潮中,公立医院卖给了私营企业不在少数,而茂名石化医院就是这样一家医院。茂名石化医院是一家1958年即已成立的国企医院,2003年第一次改制,医院脱离了国企系统而独立,职工变成股东,时任医院党委书记王家苏(兼工会主席),受所有股东委托寻求合作伙伴。2009年医院进行二次改制,由北京天健华夏医院管理有限公司(天健公司)收购职工们所持的股份,医院院长仍由王家苏担任,医院管理层几乎未动。

此后,医院在王家苏的管理运作下,医院收到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这也为今后的纠纷埋下伏笔。

2016年11月1日,天健公司要单方面免去王家苏的院长职务,并且要直接掌握医院的运作,而王家苏认为天健公司违反改制约定,违背聘用合同(聘期到2018年),且很多员工不同意天健公司直接接管。应广大员工意愿,成立“自救委员会”,医院员工积极性高涨,拒绝天健公司任命的新医院管理层领导。2016年12月14日,被视为对抗天健公司的王家苏被当地警方抓捕,认为其阻挠行为已构成犯罪。

据检察机关指控,王家苏被免职后,“为发泄不满及实现非法夺取茂名石化医院控制权目的”,指使他人(如副院长、保安队长等),“对茂名石化医院实施一系列违法犯罪行为,破坏茂名石化医院正常秩序和社会秩序”。

检察院列举王家苏的“犯罪事实”主要为:1、成立“自救委员会”。2、将茂名石化医院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变更为自己。3、非法打击、暴力阻挠新的医院管理班子上班。4、对医院反对者打击报复。5、切断光纤线路,使天健公司无法管理医院。6、授意或默许他人到政府上访。7、进行独立财务核算,重新开发财务系统,脱离天健公司。

企业老板要控制医院的全部人事、财务和经营,医院即将面临倒闭破产的危险,因为这是一家并购的医院也是原管理层与员工赖以生存的就业单位,企业的前景和自身的利益息息相关。为此一起展开自救。警方介入后,将医院管理层“维权”行动认定为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法院一审判决认定罪名成立。

但2017年12月底,被法院一审判决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茂名石化医院前院长王家苏,向二审法院提出了上诉,坚持自己无罪。同时,投资人直接控制一家医院的运作,并且法院以判决的形式认可其每天从医院抽取现金,让得知此事的医疗卫生界忧心忡忡,认为医院如此改制,祸患无穷。

一: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来龙去脉

2016年11月1日,天健公司免去王家苏的院长职务,要直接掌握医院的运作,而王家苏认为天健公司违反改制约定,违背聘用合同(聘期到2018年),应广大员工意愿,成立“自救委员会”,医院员工积极性高涨,拒绝天健公司任命的新医院管理层领导。2016年12月14日,对抗天健公司的王家苏被当地警方抓捕,认为其阻挠行为已构成犯罪。

据检察机关指控,王家苏被免职后,“为发泄不满及实现非法夺取茂名石化医院控制权目的”,指使他人(如副院长、保安队长等),“对茂名石化医院实施一系列违法犯罪行为,破坏茂名石化医院正常秩序和社会秩序”。

检察院列举王家苏的“犯罪事实”主要为:1、成立“自救委员会”。2、将茂名石化医院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变更为自己。3、非法打击、暴力阻挠新的医院管理班子上班。4、对医院反对者打击报复。5、切断光纤线路,使天健公司无法管理医院。6、授意或默许他人到政府上访。7、进行独立财务核算,重新开发财务系统,脱离天健公司。

对于造成的损失,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报告认为2016年11月1日到2017年2月28日,对医院造成影响值为1900万元,造成天健华夏公司非经营损失139万元,直接支出为77万元。由于鉴定费用是天健公司缴纳,律师认为报告严重不实,双方纠纷仅仅只有一个月,医院秩序正常,未造成损失。

法院一审判决认为,天健公司对茂名石化医院享有全部举办者权益,王家苏是天健公司聘用的管理人员,其管理权力来源于天健公司的授权。在天健公司解除茂名石化医院院长的职务后,王家苏对茂名石化医院的管理权力来源已经消失,无论基于任何理由都不能改变其无权对茂名石化医院进行管理的事实。”

对于造成医院的损失,法院对天健公司提出的数千万元损失数额未做认定,最终认定了其中的15万元损失,同时认为王家苏等人的行为对茂名石化医院的社会信用和声誉造成了严重损害,并且使天健公司无法行使控制权,因此认定为情节严重。

据此,2017年12月8日,茂名市茂南区法院作出了一审判决,认定王家苏及医院副院长、后勤部主任等5人均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二:天健华夏公司长期欠薪谁来维护职工权益?

一审判决下达后,茂名石化医院前院长王家苏即提出了上诉。王家苏认为他为期一个月的维权行为,并没有对医院的秩序造成任何影响。相反,当时,无论是石化医院的内科、外科以及其他任何科室,都没有因为上诉人的行为而停止接诊救治,所有医疗秩序均比此前更有序,员工的工作态度及积极性更好。

对于给医院造成的无形的“名誉损失”,王家苏认为也不存在,并且“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罪名规定的损失应当是实际的、直接的损失,而不应是名誉侵权损失。如果说“损失”,投资人天健公司及其控制人宫瑞忠所造成的损失更大,因天健华夏公司每天从医院抽逃资金,导致长期拖欠供应商的货款及各种服务款项,被接二连三被起诉到法院,仅在茂名市各级法院就超过66宗案件,而且实际控制人宫瑞忠已被全国不同法院列入失信黑名单,被限制出境。

对于本案,律师从法律角度说明,公安机关介入了民事纠纷,为资方站台拉偏架的嫌疑。天健公司所指控的事实,都是劳资双方的权益纠纷,起因是资方严重侵害了医院员工的合法权益,员工们依法据理力争。刑法上所谓扰乱医疗秩序的行为主体,不应是医院的院长(书记)、主任或者医生(护士),而应是医院工作人员以外的法律主体,这才符合立法的本意。石化医院的劳资纠纷,自始至终都在民事纠纷的范畴。

对于自己被免职,王家苏认为这是天健华夏公司的控制人宫瑞忠对他进行打击报复。据介绍,2009年7月茂名医院“二次改制”时,天健公司签署了若干附属条件合同,其中包括保障改制员工福利权益、工作权益;经营班子保持稳定,聘医院负责人王家苏为院长至2018年。在共同期间医院负责人王家苏作为院长有责任维护其职工的合法权益。也应当履行医院的管理责任。

2009-2014年间,天健公司如约而行,投入医院数千万资金。但到2015年始,其所辖多家医院出现缺医少药、供应不及时、欠薪等情况;天健公司所属的湖南岳化医院南院9个月的社保基金延迟不交,导致全体员工到中国石化巴陵公司上访。2016年10月,茂名石化医院由于天健公司每天抽走医院资金,无资金投入东院区基建、药品耗材采购,全院员工4个月的社保基金不交、奖金不发,导致医院人才、病号流失,最起码的药品耗材供应不上;相当部分青年员工靠向医院财务科借款生活;医院经营班子薪金更是5个月不发;王家苏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方法向宫瑞忠反映无果。王家苏为解决问题,要求石化医院的资金账户一有回款先支付社保基金和保证员工工资的发放。也正因为此,11月1日,宫瑞忠远在其新加坡住所通过视频参加天健公司每天例行早会,毫无缘由口头宣布免去王家苏天健公司总裁及茂名石化医院院长职务。

在上述情势下,由于投资人天健公司纠纷不断、债务缠身,并且将茂名石化医院当成“提款机”,如果医院再不组织“自救”,势必与天健华夏公司一起陷入泥沼。由此,员工们一致同意组成“自救委员会”,切断与天健公司的抽逃资金渠道。这种所为,于私,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于公,是为了医院1140名职工,无可非议。

三:茂名石化医院是天健公司商业欺诈的道具?

表面看是茂名石化医院投资人与医院管理层围绕控制权、财务权发生的纠纷,其背后即是一场资本家彻头彻尾的商业欺诈、洗钱行为,并以构陷王家苏触犯刑法为由,作为其与法院媒体周旋的替罪羊。在医疗卫生界引起广泛关注,多家医疗媒体均进行了报道。

据介绍,宫瑞忠原为山西做钢材生意起家的老板,通过茂名石化医院的投资尝到甜头后,在全国投资收购了一批医院,并走上在新加坡上市之路。然而,据2017年下半年《新加坡商业时报》的报道,由于公司当前出现严重的亏空和财务危机,新加坡司法机构对其进行了司法管理。而在国内,宫瑞忠更是负债累累,并因诸多的案件不能完成执行,他也被司法机关列入“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

而茂名石化医院,目前仅在茂名本地的民事案件就已高达66宗,后续发展令人忧虑。一宗开头美好的并购案,演变到后来,何以变成一地鸡毛。医疗界人士分析认为,这与医院的特殊体制有关。

2012年,北京环球中医医院(非营利性医院)准备通过拍卖形式转让经营权,随后就遭到当地卫生局的约谈,卫生局介绍,现行法规禁止医院转让经营权,后来医院只好改变标的物,改拍医院股权。

茂名石化医院是由国企医院改制而来,2009年股权转卖给天健公司时,性质是非营利性医院,按照卫生法规的禁令,“经营权”不得同时卖给天健华夏公司,所以天健华夏公司只能“任命”原管理层继续控制医院,而与其说是“任命”,不如说是遵守了强制性法律的规定。

四:天健公司“分红”非营利性医院经营收入

医疗界人士认为,医院的特殊性在于它是一个治病救人的专业机构,带有公益性质,而不能想当然认为只要投资了医院,就获得了医院的全部控制权,就可以掌控经营,随意任命人员,还可以对医院的资金自由使用。这些很可能触犯有关法规,严重的将涉及犯罪。

更加特殊的是,非营利性医院的投资人,不得取得分红,医院的收入只能用于医院的后续发展,这跟大众对于“投资”的认知更是迥然有别。投资必然要分红似乎是一个天经地义的概念,然而,对于非营利性医院比如茂名石化医院的投资却禁止取得分红。但在医疗投资界,这个“不同”却是人尽皆知。

投资人投资非营利性医院难道只能“做公益”?据介绍,投资人虽然不能取得医院的分红收入,但也有很多其他获利方式,其中一种就是用医院优质资产抵押高额借贷,由此再进行其他投资。事实上,天健公司投资茂石化医院的前几年,也正是如此做的。

但随着天健公司的高速扩张,其财务危机显现出来,急切地需要现金流。这时,天健公司不再满足于间接取得茂名石化医院的资金,而是需要直接地取得医院的每天的收入。2014年,天健公司隐瞒着医院管理层,悄悄地到工商、卫生管理部门变更了医院的性质,将“非营利性医院”,变更为“营利性医院”,由此为直接获得医院的资金进行了法律上的准备。

天健公司如此做法是否合理、合法不说,但作为投资人直接将一家医院的每日收入均揽入自己手上,而罔顾医院的发展与生存,却是直接与医院的章程相悖离的。医院毕竟不是企业,医院的收入,必须用于医院章程所规定的业务活动方才合法。医疗界人士认为,如果天健公司如此荒唐地抽取医院每日现金流的做法得到司法机关的认可,将成为全国医疗界的一个恶劣先例。希望有关部门介入调查天健公司存在的违规违法行为。同时维护好相关医护人员的权益。

五:法律不应剥夺生存、就医权

2018年3月8日王家苏的太太曲永清第三次递交取保就医的申请书说明:王家苏第一次羁押时就发现右肾肿瘤,现病情已发生变化,以下所述病况皆按专家提供证明:

肾癌的临床诊断主要依靠影像学检查(诊断肾癌的符合率高达90%以上),确诊则需手术后病理学检查。国家资深肿瘤专家指出:肾癌扩散与转移的可能性很高,肾癌患者的主诉和临床表现多变。

检查指出:血尿是发现肾癌最常见的病状,已不是早期病状。血尿、疼痛和肿块称为肾癌的“三联征”,大多数病人就诊时已具有1个~2个病状,三联征俱全者占10%左右,很少有可能治愈;疼痛约见于50%的病例,亦是晚期症状,系肾包膜或肾盂为逐渐长大的肿瘤所牵扯,由于肿瘤侵犯压迫腹后壁结缔组织、肌肉、腰椎或腰神经所致的患侧腰部持久性疼痛;伴有乏力、体重减轻、食欲不振、高血压、肝功能异常、凝血机制异常、神经肌肉病变、高血糖等表现。

专家建议治疗原则:以外科手术为主。王家苏病史至今已有两年余,有血尿(较前频发)、疼痛(腰部酸痛感加重,伴有向右侧背部放射性酸痛感)和肿块“三联征”,并伴有乏力(易疲劳、周身乏力)、体重减轻(30余斤)、食欲不振、高血压(一直服用降压药)、肝功能异常(血液检查)、凝血机制异常(近半个月鼻子经常出血)、神经肌肉病变(出现右腿活动异常)等混合的表现。

又辅助检查及住院诊断:茂名石化医院住院检查:肾脏B超、CT影像学检查均为:右肾肿瘤,肾癌可能性大;广东省人民医院:PET检查:右肾肿块,肾癌可能性大。泌尿外科诊断:右肾肿瘤(建议住院手术治疗);茂名市人民医院医学鉴定:肾脏CT影像学检查:右肾肿瘤,肾癌可能性大;诊断:右肾肿瘤,未排除肾癌。(建议住院手术治疗);后又经北京中日友好医院:肾脏CT影像学检查:右肾肿瘤,肾癌可能性大;(建议住院手术治疗)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诊断:右肾肿瘤,拟住院手术治疗,并于泌尿外科开具住院证,候床中。

至此,王家苏又被羁押错过手术治疗,如果继续拖延,肾癌不能及时手术治疗,将危及生命安全,鉴于本案律师于2018年2月26日会见王家苏后发现其身体状况进一步恶化,必须立即接受治疗。看守所医疗条件有限,无法对重病进行有效医治,根据律师所提出王家苏取保治疗不危害社会安全!本着尊重生命、尊重人权、体现人性,家属提出的恳请救人一命,取保候审,住院治疗手术切除癌变!然而事与愿违,所牵扯到的政府部门都一致对王家苏的太太曲永清说:“上面有批字自己做不了主”。(作者 何灶祥)

来源:http://www.chinashina.com/m/view.php?aid=8579&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责任编辑: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