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监狱系统清明节推人性化举措:30多名服刑人员回家扫墓

 时间:2018-04-08 14:23:34来源:澎湃
闽南头条

据都市快报4月8日报道:清明节,浙江有30多名服刑人员回家扫墓,浙江省监狱管理系统推出的这一举措,是近年来全国第一次。

浙江省乔司监狱狱政支队副支队长蒋荦(luò)介绍,这次获得批准回家的服刑人员除了要求是常住地在本省外,还需要符合:刑期过半,服刑期间一贯表现好,离监后不致再危害社会,是去年年度改造积极分子等条件。

监狱会根据申请,进行排摸调查,有的还要去实地调查,综合评估后才可获得批准。

4月4日离监前,监狱对获准回家的服刑人员进行谈话教育,还和服刑人员及其亲属分别签署承诺书和保证书。

服刑人员回家后,要保证每天上下午两次通过电话(视频)方式向监狱专管民警汇报情况,并发送与家属的即时合照。回家后,还必须到属地派出所、司法所、社区报到等。

“他们为人子,为人父,让他们回家,是让他们有机会尽孝道。”蒋荦说。

“亲人的一句话胜过管教民警千言万语,用亲情的力量来感化和激励他们积极改造。”这项举措的本质,是亲情教育,服刑人员回来后,“还可以以点带面,带动一片,对其他服刑人员也有激励作用”,促进他们真心改造、加速改造,帮助他们悔过自新、回归家庭、感恩社会。

浙江监狱管理系统推出的这一人性化管理举措,是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落实司法部“治本安全观”的具体体现,彰显了法度,又展现了温度。

这是一条温暖的回家路。

清明节,老冯回家了

回去前,老冯(化名)想再去看看妈妈。

“还是别来了,你来,我又要难过了。”电话里,80多岁的老母亲跟她最疼的这个儿子说。

老冯已近天命之年,在家排行老三,曾经是母亲的骄傲。清明,他回家给父亲扫墓,距离上一次扫墓已经过去四年多了。

老冯原是一家上市公司高管。在2013年惊动公安部的“环保大案”中,老冯因污染环境罪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获刑。

清明节前期,乔司监狱批准7名服刑人员回家扫墓。每人探亲时间是三天,4月4日开始,到6日下午4点前回到监狱。

这是浙江省监狱系统第一次推出让服刑人员回家扫墓的举措。

我们记录了老冯回家的这三天。

4月4日

回家

4月4日上午9点,“咣当当”,铁门拉开,老冯和另外6名服刑人员排队走了出来,穿上便服的他们,看起来挺精神。

老冯家在建德,4日清早5点,老婆、妹夫就出发了,7点到了乔司监狱会见大厅外,边上,其他人的家属也都兴冲冲地赶来了。

老冯的妻子、妹夫,远远地朝走过来的老冯招手,“孩子在学校。”老冯上了车。

车窗外,风景掠过,老冯呼吸几口新鲜空气,觉得很舒服,“房子啊,山水啊,感觉越来越美了。”

一上车,老冯就给乡下的老母亲、两个哥哥、岳父母打电话,报平安,妻子把手机里孩子的视频翻出来给他看……

夫妻俩四年多来,第一次挨得这么近。

“感觉很真实。”每个月,妻子和孩子都会去看老冯,但隔着玻璃,“感觉很遥远。”每次亲情会见的半小时,夫妻俩只能捡最关键的谈,最关键的当然是孩子。

老冯进去时,孩子才上3年级,现在快考高中了。

头几年,孩子总会问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放学看到同学都有爸爸妈妈来接,孩子心里会失落,偷偷哭,妻子心里也难过,只是“在孩子面前不能流露太多,我要把情绪控制好”。

这几年,孩子大了,缠着妈妈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我问孩子,在学校里有没有同学对你说什么。”妻子说,这也是夫妻俩最担心的事,但孩子说“没有”,甚至像这次爸爸回来,还告诉了同学。

因为堵车,到孩子学校时,同学都走光了,老冯张开双臂抱住孩子,到车上,还一直搂着。

老冯握着母亲的手,陪母亲聊天。

团圆饭

吃过午饭,老冯去当地司法所、派出所、社区报到,接受公安和司法行政机关的离监监管。

傍晚,岳父母在厨房忙开了,中午没来得及做的,都是大菜,鸡啊鱼啊羊肉啊,排着队等下锅……

老冯搭不上手,走到阳台上。阳台上有很多妻子种的多肉盆栽,和岳父种的蔬菜,他一一浇完水,去看孩子做功课。

“很多年没看到这样场景了。”老婆有点恍惚,又高兴,又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老冯回家前,心里已经准备了好几天,他怕自己偶尔流露的低落情绪会影响到家人,他不想家人担心,所以要把情绪调整到最好。

“开饭了!”

“每一样菜都很好!”几双筷子一起给老冯碗里夹菜,碗里都快放不下了。

这是一家人四年多来的第一次团圆饭。

4月5日

母亲 孩子

上午,老冯要去看妈妈,还要给爸爸扫墓。

雨越下越大,车子缓慢前行,沿路是熟悉又陌生的风景。老家附近建了高铁站,老冯在新闻里看到过,“以后回家方便多了。”一幢幢拔地而起的建筑,让老冯目不暇接。

一看到妈妈,老冯就流泪了。

原本准备好的那些话,突然卡在喉咙口,“妈妈!”老冯哽咽着,抱住妈妈,妈妈也抱住他,母子俩都哭了。

“看到你就好了!”妈妈抹着泪,对老冯说:“隔着玻璃,我看不清楚。”老冯刚进去那会,母亲来看过他,但年纪大了,腿脚不方便,来一趟不容易,小辈们就让老人别去了。

可母亲的思念从未间断,这些年,一直睡不好。

老冯是农家子弟,父母靠种田为生,他努力读书,走出了农村,努力工作当了厂长,是家里的骄傲,一度让母亲在村里很有面子,老冯出事后,老人受了打击,从此不大喜欢出门了。

老人做了很多清明粿,码在桌上,她递给老冯,这是久违的妈妈的味道,老人看着儿子大口吃着,心情平静下来,母子俩随意聊着。

吃过饭,老冯一家和大哥大嫂去给爸爸扫墓,老冯爸爸去世10多年了,墓就在村里建的公墓里,老人站起来说:“我跟你去。”

“爸爸,我来看你了!”雨很大,老冯拔掉墓碑边上的一些杂草,摆上水果、鲜花,他心里难过,“儿子这么多年没来看你了!”幸好雨雾迷蒙,挡住了他要夺眶而出的眼泪……

因为公墓禁止焚烧纸钱,回家时,老冯补上了,嘴里念着“爸爸,爸爸”。再回屋时,大家离别几年的局促感慢慢没了,老冯陪着妈妈聊天,家长里短,老人说腿痛,老冯说去看看,但她又说不要紧,这是一个母亲的牵绊,希望孩子听自己唠叨又担心影响孩子……

晚上回家,老人又装了一大袋清明粿,一定要老冯带上……

当天夜里,吃过晚饭,一家三口看看电视,老冯抱着孩子,直到孩子入睡才走回自己房间,可又睡不着。“明天,就要离开了。”他舍不得孩子。

凌晨2点,老冯走进孩子房间,坐在床边,把孩子搂到怀里,深深地吻了孩子的额头,心里有爱也有歉疚,这些年老冯一直反思:“这是一次教训,让我有机会清醒地看自己,回顾以前,其他都不重要,只有亲情是最可贵的”。

“爸爸”,孩子其实也半睡半醒,一起身,抱住了爸爸,回来后,孩子一直很兴奋,一直黏着爸爸,哪怕是做功课也要爸爸陪着……

4月6日

告别

一早,老冯想给家里干点活,想打扫下卫生,还有几个小时,就要回去了。

这几年,妻子操持这个家,还要照顾老人,对妻子,对家,老冯是愧疚的:以前,他忙工作,忙应酬,难得回家吃饭,难得和家里人待在一起,也只有妈妈来,他才会特地请假,推掉应酬,陪妈妈几天。

“还是多陪陪孩子吧。”妻子拦住他,孩子也早醒了,大家都知道,一起的时间不多了。

孩子拿出吉他,弹了两首歌,筷子兄弟的《父亲》,许巍的《旅行》,《父亲》的歌词里有句:“多想和从前一样,牵你温暖手掌。”孩子唱着唱着就哭了,老冯心头一酸,强忍着眼泪,不想让孩子看到。

孩子一直很喜欢弹吉他,还组过乐队。这次老冯回去,孩子跟他说,以后想考音乐学院,老冯看着她:“长大了。”那个哭鼻子的小孩变得坚强了,“把自己调整得非常好,特别坚强”。

老冯想回去再看看母亲,和老人告别下,可老人在电话里说:“看过你就行了,你来,我又要难过了。”老冯很孝顺,以前,只要老人来,他就陪着老人看他从来不看的电视剧,还陪老人聊剧情,“他妈就是他偶像”,妻子总这么说。

吃过午饭,就要起身了,老冯大口塞了好几个带回来的清明粿,一家三口坐在车上,老冯关照孩子要注意学习方法,“懂的就少看点,把时间花在不懂的知识点上。”妻子看着他们:以前,一家人待在一起的时候不多,这一刻让她有一种幸福得想哭的感觉。

老冯把她和孩子抱住……

“总是要说再见,相聚又分离。”孩子的歌声仿佛还在耳边,老冯转身进去,铁门在身后关上了。

“一下有点失落。”晚上,老冯妻子回到家,屋子里仿佛缺了点什么。

不过,老冯也快回家了。因为表现良好,监狱已经在为他办理假释手续。

老冯说,出去后,他想多陪陪家人,弥补那些缺席的时光。

(责任编辑: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