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名老年农民工血汗钱被拖欠4年,警方抓欠薪者追回八成

 时间:2018-04-12 16:41:44来源:澎湃
闽南头条

本文图均为慈利公安微信公众号 图

“感谢感谢感谢!没有你们,我们这个钱就拿不回来了!”

“你们是好样的!”.....

三官寺土家族乡敬老院图书室——这间不大的屋子却聚集了本乡三个村51名农民工,他们脸上绽放着久违的笑颜,当然,与笑颜一同久违的,是他们早在2014年就应该拿到的工资款。

近日,(湖南)慈利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在无先例可循、又无经验可仿的情况下,与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检察院等部门进行沟通交流,制定出了可行的实施方案,迅速开展行动,破获了慈利县首例拒不支付劳动报酬案,一举将涉案的犯罪嫌疑人杜某抓获,为51名农民工追回了拖欠4年之久的工资15万余元。

接警:欠薪20万 人间蒸发“逃”为上

2017年6月,慈利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接到慈利县人民检察院移送的《劳动保障涉嫌犯罪案件函》、慈利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涉嫌犯罪案件移送书》:杜某拒绝支付唐西军、李泽举、李明阳、唐芳浓等51人在2014年2月至9月帮其熏制烤烟的工资,涉案金额高达:贰拾万柒仟柒佰玖拾三元(¥207793)。

接到移送案件后,慈利县公安局主要局领导与分管领导高度重视:一方面,该系列案件被害人为人均年纪65岁以上的农民工,不少受害者超过70岁,多为本村老人,侵害个体普通不富裕,社会负面影响大,群众要求公安机关尽早破案。另一方面,此案案件案发时间久,嫌疑人杜某采取关机、更改联系方式等拒绝支付并潜逃外地,下落不明,社会影响非常恶劣。

为尽快侦破案件,治安大队大队长向强、教导员宋伟带头侦办,治安大队抽取精干警力迅速开展侦查,最终确定案件由副大队长宁鹏举、民警张贵捷主办。

办案民警迅速对慈利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交的相关证据资料进行了认真阅读和审查,包括受害人提交的《申诉书》、《劳动者集体投诉事项推举代表书》、《劳动保障监察案件受理通知书》、《拖欠农民工工资表》、《调查笔录》等,确认2014年2月至9月间,杜某在三官寺承包土地180余亩,雇佣了三官寺村民唐西军、李泽举、李明阳、唐芳浓等51人从事烤烟种植和熏制工作,杜某在烤烟熏制完成后,以“烟草已送烟草站,还没结账”等各种借口不结清工资。

2014年底,见迟迟未发工资,唐西军、李泽举、李明阳、唐芳浓等51人多次打电话向杜某讨要,谁料,杜某从一开始的表示“没钱”竟发展到后来无法联系。

万般无奈之下,2015年1月,51名农民工集体向慈利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集体投诉。接到投诉后,慈利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多次对杜某送达了《劳动保障监察协商执行催告书》(以下简称《催告书》)、《限期改正指令书》等,责令杜某在2017年6月30日之前必须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

但此期间内,杜某既未向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反馈任何信息,也从未露面支付欠薪。

落网:潜逃外地 多方联动终难逃

“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俗称“恶意欠薪罪”,是2011年5月1日正式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增设的罪名。自“拒不支付劳动报酬”入罪之后,这是慈利县发生的首起此类案件,且案件案值巨大,案件涉及民生。

为了逃避巨额的工资款压力,杜某离家后就处于手机关机,长期联系不上的状态。连慈利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下达的多次《催告书》,都是只能送达张贴在杜某在江垭镇的老家。

杜某到底在哪里?为了寻找杜某行踪,治安大队副大队长宁鹏举、民警张贵捷走访了杜某家多次,但只要谈起杜某的行踪,其家人均三缄其口。其他人只知道杜某已经远走他乡,但并不知道具体去了哪里,且杜某原手机号已经停机多日。如何找到拖欠工资的杜某,成了办案民警的当务之急。

一方面办案民警进行大量的调查走访,仅去杜某前妻家中都走访了多次;另一方面民警又通过相关部门配合,最终确定了杜某藏身之处——长沙市某处。掌握犯罪嫌疑人身份后,办案民警多次前往长沙市协调当地公安机关工作,最终将杜某网上追逃,2018年1月27日,在当地警方大力配合下,杜某在长沙落网。

押送嫌疑人回慈的那天,正是2017农历年间下第一场大雪的日子,那天,北风呼呼地吹,天地之间一派银白和肃杀,但宁鹏举和张贵捷的心里却洋溢着说不出的暖意。

难题:没有原件 拒不认可工资表

抓获杜某后,办案民警迅速对其进行审查,在大量事实证据面前,嫌疑人杜某供述了因生意亏损拒不支付农民工工资的的犯罪事实。

但杜某同时提出:他不予认可慈利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供的涉案二十余万元的《工资表》。他向民警陈述:表上所欠的农民工工资数额不真实,表上的金额都是农民工自己满额计算的,应当扣除的没有扣除,工时与计价标准也与杜某自己登记的不符,实际上我拖欠农民工的工资大约在14万七千元左右,具体记不清楚。

一句“记不清楚”“没有原始凭据”,杜某自己记忆中的和《工资表》上的欠薪差额竟然达到了5万元之多!因此,只要一说到如何解决51名农民工的工资问题,杜某就反复念叨:多出来的5万多元不核实,我就不能认可慈利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供的《工资表》!

一个个疑问接踵而至:5万元的差额如此巨大,嫌疑人所说是真是假?该案已经过去了近4年时间,关键性的物证到底还在不在?若明知嫌疑人有犯罪事实,但关键性的原始证据无法找到,则意味着该案可能会成一桩“悬案”——办案民警的心一下子就揪起来了,他们深知这一证据的重要性。

为了找到杜某原始记工凭据,办案民警多次联系、走访51名被拖欠的农民工,又数次前往居民家中调查取证,对附近了解情况的居民也进行了大量的实地走访。经过走访调查和仔细查找,民警在杜某原租住房间内找到了有杜某亲笔签名的完整记工簿,上面详细地记录着“姓名、工日、合计、已付、下欠”等原始数据。

宁鹏举和张贵捷大舒了一口气:辛苦没有白费,终于可以说证据在握了!

接下来的工作就是细致繁琐的:除了嫌疑人的原始记工本纳入本案的证据材料,为了将手写在笔记本上的数据变成更加直观、易懂的书面证据,宁鹏举和张贵捷还按照笔记本上的手写记录,将每一项数据重新造表、打印、核算,又反复多次找嫌疑人、当事人、经手人进一步核实工资款的具体金额,最终根据农民工记工单的工日、工资标准扣除已付工资、借支,确定了杜某实际所欠的工资款具体数额为:194569.8元。

终于,这一数据也终于得到了嫌疑人杜某的最终核实和认可,他表示:是的,这和我记录的一致。

补发的农民工工资

破局:积极挽损 多方筹措补工资

嫌疑人到案了,按说公安的工作可以交差了。可面对三官寺土家族乡51名老农民工一双双殷切的眼睛,主办此案的宁鹏举和张贵捷不忍心就此结案。一次次调查取证时,乡亲们满含希望的眼神,质朴的话语一直在他们脑海里回荡:

“感谢政府啊,感谢政府为我们做主!”

“公安局的人真好,有你们在我们就放心了!”

“领导啊,我们老两口都是73岁的人了,我在地里摸了一年了啊,才得这么一点钱,都这么几年过去了都还没得到啊.....”

51名农民工,51个期望的眼神,51份信任,宁鹏举和张贵捷感觉到,群众的每一句话都是一句叩问,每一声叮咛都带着希望的余音。

宁鹏举和张贵捷觉得,要真正为老百姓解决实际问题——于是,破案挽损、为51名农民争取将工资补发到位成了他们破案后的主要工作。

因嫌疑人的确亏损到身无分文,也抱着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心情不愿想办法解决欠薪,民警又多次提审嫌疑人一遍遍劝说,并走访联系杜某家人一起想办法,坚持政策攻心和法制宣传,对其动之以情,晓之以礼,责令杜某支付农民工工资。通过民警耐心劝解,犯罪嫌疑人杜某最终同意与家属多方组织资金,筹措158440元,为51名农民工发放了80%的工资款。

为民警点赞的农民工

补发工资现场

2018年4月4日,民警与三官寺政府、司法所工作人员、杜某的儿子一道,携带15万余元现金,在三官寺敬老院的图书阅览室内,按照核实的工资册逐一返还给被害人,这份迟到了4年的工资款,终于送达到了51名被害人手中。

目前,杜某因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被公安机关依法逮捕起诉。

(责任编辑: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