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汉源县:两子女上户被拒绝引发连环“错案、冤案”羁押期间遭“殴打”

 时间:2018-05-15 18:43:42来源:秦巴法制网
闽南头条

被羁押姜成芬核实被释放

本网讯(记者:牟才源)近日记者接到读者爆料称“我妹妹被关押快两年了,但目前收到一份法院发来的延期开庭通知书。实际上我妹妹是无罪的怎么到了法院开庭延期审理,让人难以费解。一个家庭被政府搞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

事情要从前几年说起:“姜成芬是我同胞妹妹属于四川汉阴县人,是四川瀑电工程移民户,就是因为瀑电工程移民失去耕地、工作、房屋等,未得到相关政府及行政部门赔偿从2007年起上访,一家四口妻离子散。目前孩子还居住我这个姨妈家,姜成芬的家庭就这样被破裂。最可怕的是姜成芬被公安机关截访后羁押黑监狱长达两年之久,再一次成为了黑监狱的受害者举报者。”

记者采访时见到了举报者,姜成芬同胞姐姐。“妹妹主要是当初两个孩子上户口被汉源县上户口部门拒绝,再一次因为2005年修建瀑电工程,政府不但不赔偿与补偿而且将妹妹强行带脚链手铐羁押当地戒毒所实行暴力殴打造成姜成芬骨折。在政府对妹妹姜成芬限制人生自由的情况下汉源政府将妹妹姜成芬家发房屋强制拆除。承包土地也被政府非法抢夺,目前上访长达12年之久。”丁女士说:

散步被强行带走 汉源县公安局无手续跨区县抓人

妹妹姜成芬2016年11月29日来我家绵阳玩,当月30日晚10点左右散步被汉源县政府公务员及公安强行带走羁押雅安市看守所。2016年12月1日被汉源县公安局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2017年1月6日被汉源县检察院批捕,2017年3月4日移送审查起诉。2017年4月20日汉源检察院退回补充侦查。目前,姜成芬的案件尚在汉源警方的补充侦查之中。警方指控姜成芬在2016年9月初的杭州G20峰会期间,以家庭困难买车票欲去杭州做月嫂为由,向当地政府索要8000元的困难补助,政府工作人员迫于信访维稳压力给其8000元,警方认为姜的行为触犯刑法293条的规定,涉嫌寻衅滋事罪。

代理案件知情人透露

据知情案件向记者透露:“被羁押雅安看守姜成芬讲,她被抓后,办案的警察问她的问题并不仅是8000元困难补助款的事情,重点问的是她去年参加汉源县人大代表选举的事情和她在一些维权网站上发表访民信息的事情。她认为这是当地警方对她去年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与人大代表选举事件的报复。同说她多年来她为了孩子上户口的事情,瀑布沟水电站移民的事情,土地承包的事情维权,被派出所警察关进强制戒毒所的事情耗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人力物力,家庭经济陷入困境,孩子上学都要靠借贷,她说她有权享受当地政府给予的困难补助。她辩解没有强拿硬要政府的财产,她没有犯罪。案件知情人士多次通过向警方了解案情,警方同认为姜成芬不构成犯罪。”

同等案件同一事实未得到国家赔偿

姜成芬2012年5月与重庆上访者戴月权、林永良在北京同时接受媒体采访,在同年三人同时被劳动教养,但最终戴月权、林永良劳动教养决定予以撤销,国家给予戴月权、林永良限制人生自由赔偿款分别为35620.35元人民币。姜成芬同等事件、同等案例为什么就得不到国家赔偿。姜成芬被劳动教养多次投诉无门,至今没有任何政府及主管单位过问此时。

家属质疑:“姜成芬不存在寻衅滋事罪”

姜成芬没有寻衅滋事的动机和目的。寻衅滋事罪行为的动机是为了满足耍威风、取乐等不正常的精神刺激或其他不健康的心理需要,其行为的主要特征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姜成芬家庭困难是客观存在的,政府有义务对困难的公民提供生活困难救助,姜成芬也有权利要求政府给予困难救助,姜成芬要困难补助的目的不是为了寻求精神刺激,满足不健康的心理需要,姜成芬的动机非常明确就是为了满足经济上需要,姜成芬向政府索要8000元困难补助的行为不具备寻衅滋事的动机和目的。姜成芬没有实施“强拿硬要”的寻衅滋事行为。

姜成芬由于权利受到侵害长期得不到解决,长年维权不仅消耗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而且也耗费了不少的财力,造成家庭经济困难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G20峰会期间,政府出于维稳的需要限制其处出打工,姜成芬提出生活困难补助,合情合理,政府本身也应当主动履行救助困难群众的义务。姜成芬拿到8000元困难补助也是与政府一步步协商,政府才答应给予的。这与不讲道理,逞强耍横的强拿他人财物有着本质的区别,强拿硬要是行为人主动出击,强制从受害人处索取他财物,是没有商量的余地的。

政府违法限制姜成芬外出“有错在先”

国家没有一条法律规定,G20峰会期间公民不能去杭州?政府有证据证明姜成芬去杭州就为了扰乱G20峰会召开吗?如果姜成芬真的扰乱了G20峰会的召开,依法处理就行了,对一个没有违法行为的人非法限制其人身自由本身就是犯罪。检察机关应当追究政府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刑罚的前提是行为人的罪过,而姜成芬没有任何罪过。

刑罚的前提是行为人的罪过,而判断罪过的标准是行为人行为的严重社会危害性。姜成芬在索要政府8000元的困难补助这个事上没有任何罪过。这个困难补助姜成芬本身就有权享受。只不过是在在G20峰会期间政府出于维稳的需要才不情愿的给付了姜成芬。维稳是有必要的,但维稳必须是依法为前提,不能建立在非法的基础之上。政府工作人员建立在非法基础上的维稳不应当受到法律的肯定,迫于不正当的压力而做出的行为不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就象一个小偷偷了别人的钱财,别人要他交出来,不然就扭送到公安局,小偷交出本应当属于他人的钱财,那个声称要送小偷去公安局的人就犯罪了吗?在这里,这个小偷显然是迫于无奈交出的财物。那政府工作人员给予姜成芬本应享有的困难补助就是强拿硬要寻衅滋事了吗?

政府成为“强拿硬要”寻衅滋事罪的受害人本身也是就非常荒谬,政府相关工作人员涉嫌渎职犯罪。

“姜成芬的行为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姜成芬没有罪过,有罪过的是政府工作人员不正当的维稳要求。姜成芬没有寻衅滋事的主观动机和目的,更没有实施强拿硬要寻衅滋事行为,姜成芬无罪,家属的代理人已经向汉源县公安局提出书面意见,要求撤销案件,释放姜成芬。”家属质疑叙说:

姜成芬案件延期开庭审理背后有什么秘密?

法院在姜成芬这个案件中延期开庭审理属于正常范畴,但存在疑点重重。如果证据确凿的情况下那么检察院也不会多次把案件打回公安机关从新调查。检察院在起诉书上提到姜成芬“依法审查查明,2007年2月以来,被告人姜成芬以子女上户、移民安置等诉求信访”相关部门答复、处理、处罚后。仍继续信访。以上证实了政府对姜成芬信访的问题存在,政府提到处理、处罚,那么政府为什么不能把处理以及处罚的信息公开?起诉书上还提到汉源县工作人员辛某、罗某代某等人2016年8月29日到绵阳市安州区清泉镇对姜成芬开展劝阻工作,那么为什么还带着公安并手铐。2016年11月30日,姜成芬在绵阳市安州区被公安人员抓获,那么请问一下抓人的时候在地方公安部门备案过吗?地方公安有没有配合拉。应该是汉源县公安自行抓人的吧不觉得程序违法吗?汉源县检察院请查该案件的来龙去脉不是以手中的权利批示批准逮捕,不能办成铁案吧。最近全国大家都在看一部电视剧叫着《阳光下的法庭》汉源县各大只能部门已经司法机关能不能好好阅读一下,设置好好学习一下什么叫中国法治国家。

孩子诉苦:“我们将继续向相关部门提起信访。目前连书快读不起了,政府部门无人过问。如果政府不处理母亲的事情,我们带着书本及被子向四川省人大、省政府求助。请中央及四川省高层领导关注我们家及母亲的案件。还我们家一个公平、公正,更需要还我们一个家园。目前我们是依靠捐赠来读书,我们不再想我们这个家发生悲痛。”记者继续追踪报道此案件。

来源:http://www.qbfzb.com/html/2018/yulunjiandu_0515/904.html

(责任编辑: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