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海关:随意变更生产标准,称进口小麦就是走私

 时间:2018-05-17 11:23:19来源:法制与社会网
闽南头条

近期,接到新疆企业反映,新疆的所有边境合作区的饲料加工企业被乌鲁木齐海关定位走私,全部停业,损失达3亿元以上。

海关一纸文书,决定行业命运

2017年9月,新疆各口岸保税区的饲料加工企业接到乌鲁木齐海关通知,全面停止小麦进口,因存在行业走私风险。

反映企业称:是响应国家号召,支持国家一带一路建设,被霍尔果斯市政府招商过来的。

乌鲁木齐海关领导认为新疆乌鲁木齐、阿拉山口、霍尔果斯综保区从事饲料加工的所有企业都是走私分子,所有的企业都参与了走私。给出新疆海关所有饲料加工企业都是有罪的定论。可有的企业刚投资建设完毕,还没有生产就被纳入走私范畴,被迫中止。还没有运行就被扼杀在摇篮。

座谈会变成关停宣判会

2017年10月23日,他带着乌鲁木齐海关几个处长、以及霍尔果斯海关主要负责人,在霍尔果斯召开座谈会。有地方党政、相关部门负责人和霍尔果斯所有的加工企业共计50余人参加了座谈会(与会有兆丰和、瑾禾、天利等近十家饲料粮油加工企业)。会上赵关长提出“新疆海关准备关停新疆各口岸饲料小麦进口业务,各企业做好业务调整”让所有企业惊诧,不知所措。赵关长对新疆口岸进口小麦做出了三条总结:第一,以饲料加工名义进口小麦将会冲击国内粮食市场,损害国家粮食生产安全战略;第二,有证据证明,饲料中加入的棉粨会对人畜产生毒害,长期使用会发生当年“三聚氰胺的毒奶事件”;第三,入驻综保区的企业都是怀有不良的投机行为,存有偷漏关税的嫌疑。在会上,赵关长让各企业提前转型,调整业务。他说阿拉山口查实有企业利用饲料加工走私粮食。根据他的了解企业用的配料棉粨根本不可能投入饲料市场,用棉粨作饲料就是伪命题

。说企业蓄意欺骗海关。所有的投资和经营都是为了走私粮食!。要求霍尔果斯企业立即坦白,主动披露,美其名日“给机会”。

在会上,各企业代表据理力争,表示不能因为一两家企业有违法行为就把整个行业搞死了。今天走到这一步确实很难接受,与其说企业欺骗海关,不如说海关欺骗了企业,企业是受害者,被骗者,是合法的,安分守己的,不是抱着走私的目的来的。如果说刚开始就不让做,就不投资了!企业现在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赵关长多次打断企业申辩,说这是行业性走私,在座的有一家算一家,都可以立刻抓起来,目前不抓,只不过出于稳定的考虑。说你们前期投资就是为了走私,我还没收拾你呢,还跟我讨论投资损失,应该感谢海关!如果不配合不坦白、立马抓起来!。座谈会气氛异常紧张。与座的还有地方政府、相关部门的负责同志,敢怒不敢言。

会议顶撞,兆丰和遭殃

座谈会上,

当时兆丰和的老总因为投入4000万,已经损失2500万,还背了1000多万的高利贷。损失最大,情绪异常激动,承受不了刺激,说从来没有干过违法的事,当场说要从海关大楼上跳下去!

说海关让我们去改行,比喻我们现在买的是拖拉机耕地,你现在让我们去跑客运可行吗?

第二天,缉私局接赵关长电话,立案调查兆丰和公司。,十几名干警,查封公司、查封账簿、监听电话、没收电话、讯问当事人。用时半月查无实据、至今不了了之!缉私局至今未出结论给霍尔果斯海关,导致兆丰和公司已经保关缴纳关税存放监管库的600吨成品不能出库,即将报废。给海关缴纳的保证金378万未退还。

随意调整饲料配比按报批生产仍然违规

2014年10月29日,乌鲁木齐海关出具“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商品预归类决定书”产品归类:饲料,归类编码:23099090。

2016年10月19日,要求小麦与棉粕的配比调整为98:2,2017年3月25日,取消此配比。

2017年2月,兆丰和在海关批准下生产,并按照申报进关共计1110吨。海关却不按申报批准的执行,重新按照另行灰分标准执行。认为生产不和标准,补交关税。随意否定自己批准的文书。

17年9月底,下发《乌鲁木齐海关关于暂停关区特殊监管区域进口小麦加工饲料业务的通知》(乌关监2017653号文件),直接暂停饲料加工生产进口原料。使得已经投入生产的企业合同无法履行,仅兆丰和一家被查封全款到货在火车站57车小麦滞留达三个月。不仅产生大量滯留费、还被哈萨克斯坦铁路部门列入黑名单,不再提供承运业务。其工厂停产,员工下岗,企业濒临倒闭。

海关总署:关区企业进口小麦不受禁止可继续生产

2017年

11月、海关总署终于下发了《关于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内开展饲料加工有关问题的批复》(2017503号文件),否定和批评了新疆海关的做法。

十九大报告说,要以人民为中心,要把人民利益放到第一位!如果不让我们进口原料做饲料加工,那应该有明确的规定,有统一的执法原则标准,让企业有时间调整方向,保护投资,但是海关朝令夕改!让我们老百姓吃亏上当,这是国家行政机关应该干的事情吗?海关难道不应该为企业、为老百姓的利益着想和服务吗?这跟中央说的一切为了人民为了发展,背道而驰!

海关干部

据海关内部议论消息:2016年5月,乌鲁木齐海关关长赵革亲自审批同意喀什海关维吾尔族副关长尤努斯前往美国,至今未归,在尤努斯出国以前,父母、老婆孩于全家已经全部出国,属于裸官。

被流的“豪华访汇聚”。自治区陈全国书记多次要求,所有单位干部参与访惠聚、结对子工作,必须厉行节约,来回乘坐火车或者汽车等交通工具。但乌鲁木齐海关机关160名干部,每个人5次去南疆塔什库尔干县浪瓦尔希迭村、夏拉夫迭村等村子看望结对亲戚,每批次40人来回全部乘坐飞机,近200万元费用。到了村子里却只停留一至两个小时,吃一顿饭就走了。其他单位评称“有钱任性”。

2017年11月,霍尔果斯8家企业上书至国家海关总署,请求恢复企业生产,但至今乌鲁木齐海关不放行。包括在监管库已经缴纳全部税收的成品,禁止出库。至今对企业的核查已经半年多,如果企业有违法就应该立马进入司法程序,如果企业没有违法现象就应该让企业继续生产,而不是这样把企业拖死。反映企业称,他们也希望能像国内综保区同行企业一样能适用生产通用标准,正常合法经营,不再受到歧视。

来源:http://www.fzysh.net/shehui/shpg/864965.html

(责任编辑: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