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企业家惊魂之夜,遭暴力夺厂

 时间:2018-07-02 18:21:46来源:信息之家
闽南头条

北京市大兴区经营的金惠园供热厂,经历了被一群“不速之客”驱逐、占领的事件,如今,事情未平息,作为企业负责人赵女士,正在为此事四处奔走。

 

作者 | 张洋

编辑 | 徐伟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敲门声急切又猛烈,胡久成从睡梦中惊醒,他轻轻地推醒枕边的妻子赵女士,“你今天是不是要出差啊?”

“没有啊,今天周六出什么差。”

正在夫妻二人疑惑时,敲门声变成打击声,床边一岁多的孩子被吓得哇哇大哭。

胡久成立马从床上跳下来,透过窗户向外看,发现供热厂里的工人都聚集在门口,厂里闯进来一群陌生人。他想:“坏了,出事了!”

民营企业家赵女士在北京经营的金惠园供热厂,现在已经被一群“不速之客”占领了。

▲金惠园供热厂锅炉房

 

不速之客

“失火了,失火了!”“快点出来!”“出来!”

5月12日清晨5时许,俞翔跟往常一样一大早就起床了,刚刚从冲凉房回到员工宿舍,就听见外面大喊“失火了”。

他有些纳闷,“刚刚才从外面进来,没有发现有火灾啊!”

俞翔准备打开门去外面看看时,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了,一位黑帮大哥模样的人出现在他眼前,“身高一米八几,块头很大,手臂上有纹身,拿着一根约一米长的铁棍”,气势汹汹地对他吼:“出来!出来!”。

▲“不速之客”手持锤子靠近宿舍区

 

他吓得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对方举起手中的铁棍,看起来是要打他的架势。俞翔只好乖乖地出门,连手机都没有拿,出来的路上,他看见有年轻的同事还穿着短裤,头发乱糟糟的,一脸没睡醒的样子,非常狼狈。

在这群“不速之客”的驱赶下,俞翔和他的几十个同事们被迫出厂,“不速之客”则锁上供热厂的大门,将他们拒之门外。

供热厂员工被驱赶的同时,“不速之客”中的另一波人闯进办公大楼。

市界(ID:newsseeker)从遗留下的监控视频里发现,他们用长棍将厂区内目之所及的监控摄像头挑向天空,从而拍不到他们的行径。

▲“不速之客”挑动监控摄像头

 

闯入办公楼后,近20人冲上四楼,直奔走廊尽头的董事长办公室。董事长办公室里面一间屋是赵女士一家人的休息室,因为要照顾小孩,她平时白天在办公室办公,晚上偶尔在休息室住宿。

闯入者敲门之前,一家人正在享受可以睡懒觉的周六早晨。敲门不见回应,闯入者开始砸门,巨大的声响中,赵女士的手机响了,是员工打来的,告诉她“厂里来了一群恶霸,把我们赶出来了”。

见形势不对,赵女士开始打电话报警。

根据监控视频显示,办公室的久砸不开,一波人便返回到一楼,他们撕下贴在墙上的员工照片,身着黑色短袖和白色上衣的壮汉轮流用力踹一楼角落的监控室房门,发出巨大的声响。

几个人轮番踹门之后,监控室的门被破坏。赵女士在事后盘点的时候,发现存储监控视频的硬盘以及用于软件开发和存有大量知识产权的两台电脑被盗走。

▲“不速之客”破坏监控室的门

 

约1小时钟后,办公室的整扇门被拆卸下来,赵女士从休息室走出来,问对方“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一位身着浅蓝色衬衫黑色西裤的大汉说,“我们警察,你们出来一下,下来”,说完三人往外走。胡久成拍下的视频显示,自称警察的人手里拿着对讲机在说着什么,边说边往楼下走。

赵女士并没有下楼,她害怕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坚持跟家人一起守在房间等真警察来处理。

 

争夺厂区

“不速之客”约有五六十人,除赵女士一家人还在厂里之外,他们完全掌控了供热厂。

供热厂大门换上他们带来的铁链锁,有人将准备好的厂牌“北京房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挂在门口,以此宣告主权

▲“北京房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挂在门口

 

“不速之客”占领的供热厂,原名为金惠园供热厂,占地面积9753平方米,产权归属方为北京房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房信地产”),由北京泰利丰瑞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泰利丰瑞”)负责运营。

泰利丰瑞成立于1998年,主体部分在北京市大兴区黄村镇兴业大街金惠园供热厂内。主要负责广渠门外小区及金惠园二里两个小区的物业管理,广渠门外小区、大兴区北部部分的供暖业务。

2013年9月,环保部、发改委等联合发布《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则,要求全面淘汰燃煤小锅炉房,到 2015 年底,北京市建成区取消所有燃煤锅炉,改由清洁能源替代。

彼时,泰利丰瑞运营的金惠园供热厂仍采用燃煤锅炉,位于需要改造的行列。因经营状况不太好,泰利丰瑞并没有资金投入改造,产权方房信地产计划以出租经营权的方式,引入民间资本对金惠园供热厂进行煤改气的改造。

消息传到赵女士的耳中,2008年辞职创业后的她,主要为热力、电力公司提供仪表设备,以及开发热力运行管理系统,泰利丰瑞正是她的客户之一。

“中国的水电气行业,都进行过一轮改造,唯独热力行业的水平比较低下,有非常大的提升空间。”赵女士向市界(ID:newsseeker)分析,当时她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如果能顺利拿下项目进行升级改造,未来会有丰厚的盈利空间。

2014年,赵女士主导收购泰利丰瑞。天眼查显示,2014年10月10日,泰利丰瑞法人变更为赵女士。

赵女士控股的泰利丰瑞,参与到金惠园供热厂煤改气的竞标,并顺利中标。

市界(ID:newsseeker)获得当事各方签订的一份供热运营协议显示,由泰利丰瑞一次性买断房信地产、北京恒通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所属的惠园供热厂和广渠门外南里小区锅炉房,泰利丰瑞承担金惠园供热厂清洁能源改造(即煤改气)项目的全部投资支出。

作为回报,泰利丰瑞将获得金惠园供热厂25年的运营权,自2015年3月15日起至2040年3月31日止。泰利丰瑞需要在运营期内向房信地产支付买断供热经营权费用6000万,即每年240万。

市界(ID:newsseeker)查到一份由北京华夏国润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出具的《北京泰利丰瑞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燃煤锅炉清洁能源改造环境影响报告》显示,金惠园供热厂煤改气项目总投资为4160万元。

赵女士告诉市界(ID:newsseeker),她的投资远不止这些,“由于接手的项目非常老旧,锅炉房、供热管网等需要加固或更换,再加上换热站系统优化更新、搭建智慧供热运行系统等等,总共差不多有上亿元的投入”。这些资金是公司股东及管理团队多年的积累,以及大量亲友的借款,赵女士几乎把所有身家全部押在这个项目上。

然而,半路却杀出“不速之客”,试图争夺厂区。

“我肯定不能放弃,这是我的全部心血。”赵女士在“不速之客”破门而入时,依旧守在厂里,害怕那些人一旦掌控了供热厂,那么此前的投入将化为乌有。

双方僵持不下,最终警察赶到,供热厂暂时保住。

 

土地惹祸?

“不速之客”占领厂区的行动,是有预兆的。

根据天眼查显示,2017年5月4日,房信地产的股权发生过一次变更,由北京恒通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股权穿透后为华远集团所有)变更为中新房国石发展有限公司(股权穿透后为中国建筑材料集团所有)。股权更变的同时,毛云飞成为房信地产的法人。

5月26日,中新房国石发展有限公司退出,北京京捷运京通科技有限公司接手房信地产,法人依旧为毛云飞。

前来与赵女士接洽工作的人,从华远集团的工作人员变成毛云飞。赵女士告诉市界(ID:newsseeker),“2018年元旦后,毛云飞打电话要求我对厂区内所有物品物资进行确认,确认厂区内所有物品甚至一草一木皆为房信的资产,我没有同意。”她的理由是,厂区内的设备物资都是她的投资,房信地产只拥有厂区的产权。按照合同约定,运营25年后,一切资产才归房信地产所有。

虽然在确认物资上,双方并未达成一致,但也没有到闹僵的程度,最终还是握手言欢。

赵女士以为风波已经过去,不料4月8日,泰利丰瑞突然收一份来自房信地产解约函,要求公司全体人员3日内撤离。《解约函》显示,房信地产要求节约的理由是,泰利丰瑞恶意拖欠管理费,煤库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厂区存在私搭乱建现象等。

泰利丰瑞4月9日回函驳斥,认为解约理由不成立,但寄往房信公司的回函快递被退回。

▲“不速之客”闯进办公楼

 

泰利丰瑞员工拍摄的视频显示,2018年4月10日,毛云飞带五个人进入供热厂,张贴通知和封条,被员工阻拦,该员工被打倒在地,造成三根肋骨骨折。5月12日,“不速之客”占领供热厂事件发生后,毛云飞等四人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目前已经全部取保候审。

6月27日,市界(ID:newsseeker)拨通毛云飞的电话想要了解上述情况,得知市界(ID:newsseeker)来意后,毛云飞只问了“你是哪个单位”,便挂断电话,再尝试拨打时,已经无人接听。市界(ID:newsseeker)通过短信向毛云飞发送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时并未得到回复。

复盘今年以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赵女士认为这一切跟土地有着莫大的关系。

赵女士对市界(ID:newsseeker)回忆:“2018年3月下旬,毛云飞约见我,他说想把供热厂的市政用地找人变性,改为房地产开发。”

根据房天下的数据,金惠园供热厂旁边的金惠园三里,二手房房价已经到达5.4万每平方米。金惠园供热厂占地面积近1万平方米,倘若真如毛云飞所愿,将土地变性改为房地产开发,那么从中获利远不止6000万。

“想要解约,可以谈,但他们完全没有找我谈过,一上来就找人来砸厂,逼我离开这里,逼我解约,这样他们连违约金也省了。”赵女士觉得不可思议,她感慨“我们民营企业家本本分分做点生为什么就那么难!”

赵女士说:“暴力事件发生后,泰利丰瑞仍旧受到各种莫名其妙的干扰的投诉,不时会有陌生人冒充缴费业主进厂区拍照,经常会有主管部门上门查访。”市界(ID:newsseeker)6月22日到访泰利丰瑞时,碰见城管部门工作人员正在与赵女士沟通,因为又有人投诉。

“几乎每天都要面对主管部门的查访,对我们的经营造成很大的影响。”赵女士很苦恼,她怀疑这是毛云飞占领厂区失败后,又出的新招,利用举报投诉敦促公务人员上门查访。但她更怀疑毛云飞背后,有更大的“势力”。

目前,赵女士正在寻求律师的帮助,她希望在必要的时候走法律程序,以保护经营权依照合同履行,供热厂可以不受干扰而正常营运。

如果说房地产行业是一桌盛宴,供热行业便像是一碗粥、一份小菜,当诱惑无限放大,就有人敢于去冒险挑战底线。企业追名逐利无可厚非,但应该在遵守市场经济最基本的契约精神框架下进行。

今年3月,北京市工商局、国税局、 地税局、公安局联合发布文件,旨在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赵女士一直说自己做的是“送温暖的事业”,如今,一系列事情发生后,她却自己感觉到“心凉了”。

来源:http://www.xxizj.com/news/show-121179.html

 

(责任编辑:光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