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连山区一养殖场遭强拆致多人受伤

 时间:2018-07-31 15:06:59来源:法制与社会
闽南头条

7月16日,葫芦岛市连山区寺儿堡镇海东养殖场院内发生一起破坏企业生产及营商环境的事件。一群有组织的保安和社会人员翻墙进入该企业,并引发冲突。该事件造成多人受伤,其中海东养殖场饲养员张海军被打断2根肋骨,法人张海东14岁的侄子被反复殴打,造成多处受伤。目前该事件尚无官方消息。

违规项目征地没补偿标准?

海东养殖场占地80多亩,于10年前成立,系合法经营的养殖企业。现养殖100多头澳洲昂科斯母牛,年产值300万左右。

57-1PI11035426

图:违规项目强行施工现场

一年前,中国石油天然气辽河一公司因建设“锦郑成品油管道”项目和镇政府有关领导一起找海东养殖场法人张海东谈拆迁,并让海东养殖场做评估。经评估公司评估,该公司地上附着物及相关资产评估金额为700多万(不含土地)。

张海东介绍:“2018年7月初,寺儿堡镇综治办主任吴金山和锦郑成品油管道项目经理申某、尖山子村支书曲忠全等人约我到村部协商管道占地补偿。他们没有拿出补偿标准,也没有说占多少地,图纸也没有,他们问我要多少钱。我不知道修管道需要占用养殖场多少土地,也不知道占用多久、对养殖场会造成多大影响,就随口报了一个数字:430万。吴金山一行认为我要价离谱,最多只能给17万。之后,吴金山打比方说:‘如果占用厂区四十分之一的土地,也就是这个数’。我说如果只占四十分之一,价格可以商量,但是要考虑施工期间的经营性损失,毕竟要占用的土地包括企业大门和养殖区,我建议参考之前的评估报告补偿。但是吴金山和管道方不认可我们的评估报告。我们双方商定由镇政府组织新的评估公司重新评估或走法律程序。”

据了解,锦郑成品油管道项目没有用地、规划手续,属于违规建设项目。

2018年7月27日,记者在葫芦岛市连山区国土资源局采访,副局长何某介绍,该项目的征地补偿是按照辽宁省土地区片地价进行补偿,管道掩埋的地块,施工结束后也不让种树、建房,按永久占地补偿;施工时车压地按临时占地补偿;地上附属物的补偿他们没有参与,是跟所在镇政府谈判协商解决。因为管线太长,涉及的土地性质也不同,所以没有办理用地手续,临时占地也没有办理占地手续。

吴金山一行找海东养殖场谈用地补偿的行为是否合法,须当地有关部门界定。毕竟他们没有拿出用地手续、拆迁通知书和施工图纸,也没拿出补偿标准,且赔付数额模糊。张海东多次让镇政府和管道施工方拿出这些手续,但他们一直都没拿出。

记者在葫芦岛市官网上看到一份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锦州-郑州成品油管道工程永久占地临时用地及地面附属物补偿方案的通知(葫政办发〔2012〕86号)。而这条通知只有文件名称,没有文件内容。记者通过多种渠道搜寻均未找到具体内容,其补偿标准无法获悉。

黑衣保安翻墙进企业引冲突

7月14日,尖山子村支书曲忠全的侄子通知要强行拆除海东养殖场。政府要求在7月底全线贯通该管道项目,之前商定的评估不做了,法律程序也不走了,双方也没有再谈补偿的事。

7月16日上午10点,50多名身穿特警制服的黑衣保安(经查系某保安公司人员和社会人员组成),组织10多辆车来到现场。他们依然没有提供任何手续,有人口头喊话:拆迁是政府行为,我们代表政府拆迁,7月20号之前,须确保完工,请予配合。

一位目击者告诉记者:“这些黑衣保安在围墙外聚集,海东养殖场的工作人员锁上大门,阻止外人进入。张海东老婆张丽娜站在围墙上喊话,让这些人出具手续,否则拒绝配合拆迁,但没人理会。几分钟后,约20多名黑保安排成队翻墙进入企业与场内职工扭打在一起。正在赶牛的张海全和他儿子张金生(14岁)被打,造成张金生身上多处受伤。张丽娜不让打孩子,结果他们把张丽娜也打了一顿。打完以后,几名警察进来,他们和保安一起将场子里面的几名工人和管理人员带上了特警面包车,随后挖掘机拆除了该企业大门和部分围墙。“

“冲突中,张海军后脑被打破,在车上流了很多血。我们被带到连山公安分局,在下车时,张博又被一民警飞身踹倒。张海军已经严重受伤,我们多次要求民警将其送往医院治疗。直到下午,民警才同意将张海军送去医院。经过检查,他第4、第5根肋骨骨折,头部破裂,身上多处受伤,”张丽娜说。

57-1PI1103AM92

图:黑衣保安强行进入厂区引起冲突

警察给海全养殖场的四名伤者各交了2000块钱的住院押金,共8000元。

张丽娜68岁的母亲李素琴,在场子里面被三个人拳打脚踢,身上多处淤青,当场昏倒在地。她被急救送往医院,她看病是家人掏的钱。

伤者王宝云在医院告诉记者:“住院期间,我到连山分局找领导续交住院费,一位负责人让找寺儿堡镇派出所,镇派出所说应该刑警大队出钱,双方一直在推。目前,续交的治疗费都是个人出的,张海东已经缴款12000块钱,王宝云4000多,其他的人都是2000多。”

记者在连山医院见到这5名伤者,除了未成年的张金生和妇女张丽娜,其他几位伤者都是四五十岁的人。伤势严重的张海军病历显示:伤后5小时以头皮裂伤、流血伴头晕入院,初步诊断:头皮裂伤;面部皮肤裂伤;多处软组织挫伤;肋骨骨折。

张丽娜告诉记者:“家人在混乱中被打,听说有黑保安也受了伤,警察说我们袭警,但是我们没有看到有警察进院子里。厂区被入侵,我们出于本能自卫,伤到的都是擅自闯入的黑保安,他们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是身份不明的社会人员”。

57-1PI1103FTY

图:海全养殖场多人受伤,包含14岁的孩子

据了解,张海全、张博被连山区公安以妨碍公务为名刑拘,保安及社会人员没有人被关押。记者在医院打听到,当天的确有保安受到轻微外伤入院治疗。

2018年7月26日,记者在施工现场看到一群保安在工地旁边。一位保安告诉记者,他们和之前参与暴力强拆的保安不是一个公司的人员,之前的人员是什么情况他不知道。记者通过多方调查,当地政府和施工人员均未告知具体情况。

政府拒绝接受采访

在寺儿堡镇政府,党委书记田哲源将记者拒之门外,称没有宣传部安排就不接受采访。记者随后赶到宣传部,等了一上午没见到毛部长。当天下午,记者联系了毛部长,毛部长告诉记者,他在外面学习,下午回不来。

寺儿堡副书记吴金山也多次表示拒绝接受采访。尖山子村支书曲忠全告诉记者,拆迁事件当天他不在场,如果需要了解之前的情况,可以见面聊。记者按约定两次赶往尖山子村部,但是曲忠全都不在。多次打他电话,他也没有接听。

据了解,2012年11月30日,葫芦岛市成立了锦郑成品油管道工程建设协调领导小组。时任葫芦岛常务副市长裴东伟担任组长,领导小组成员有发改委副主任张贺文、连山区政协主席刘玉安(时任副区长)和相关职能部门的领导同志。该项目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在葫芦岛市发改委,主任由张贺文兼任。

在葫芦岛市发改委,记者了解到,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张贺文已经不再负责这项工作,发改委副主任李某负责。李副主任介绍:项目部在哪里不清楚,我们分管市长都来了4年了,还不知道有这个项目。我也不知道这个项目的具体情况,我们发改委还专门设立了管道保护科,但是补偿方案啥的我都不清楚。这个项目中间停了大约3年,这期间没有人跟我们沟通过。

记者联系了管道施工方人员,他们拒绝透露其办公地点和有关信息。

2018年7月27日,记者联系了葫芦岛市连山区刘维武副区长,刘副区长告诉记者:“锦州至郑州成品油管道项目是国家重点工程,要求在7月底必须完工,寺儿堡镇工作人员跟他们谈几次了,他们要价太高,都10倍20倍的要,打个比方房子评估价值10万,他们敢要1000万”。

对于保安强行进入海东养殖场院内,涉嫌引发冲突、破坏企业生产及营商环境的情况,刘维武副区长称他不在现场,情况不清楚。

对此,记者将持续关注。(记者:杨光 赵白雪)

来源:http://fzgc.fzyshcn.com/news/1610534.html

(责任编辑: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