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熟豪威富重生之困 评估拍卖过程疑点重重

 时间:2018-08-06 12:27:41来源:法人网
闽南头条

(豪威富公司大门)

一家成立了25年、一度跻身全球供应链品牌前十的知名企业,在经历了破产重组后却无法重生,阻挠它继续前行的,不是残酷的市场,而是包括虚假诉讼,莫名查封在内的一系列咄咄怪事。这背后究竟隐藏着怎么样的真相?

法制日报《法人》记者 王磊磊 汪定强

八月份的常熟酷暑难当,站在碧溪新区浒浦浒西村豪威富轴承管公司(下称豪威富轴承管公司)的郑继来和杨建(化名)表情各异。一脸愤懑的郑继来是豪威富轴承管公司的董事长,作为职工代表之一的杨建则略显迷茫。

虽说心事不一,但郑继来和杨建所烦恼的却并无二致,他们身后的企业现在大门紧闭,厂房、原材料、产品皆被查封,这样的境遇已经持续了半年,“公司作为一起案件的‘案外人’,合法租赁的工厂在今年1月17日竟被被强制清场,导致公司被迫停产,直接经济损失超过亿元。”提起6个月前的那场变故,郑继来的气愤始终无法平息。

而法院查封产品、原材料的理由却来自于郑继来身边的杨建,2018年3月1日,常熟劳动仲裁委作出仲裁裁定书,裁决被申请人豪威富钢管公司、豪威富轴承管公司应即时支付周旭健等176位申请人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共计8311518.49元。

作为牵头的职工代表,杨建却告诉记者,当时只是有人组织员工签字,并不清楚签字是作为劳动仲裁起诉使用,甚至时至今日,自己连怎么当上的职工代表都不知情,和杨建一样被蒙在鼓里的,还有一大部分企业职工,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提起了劳动仲裁。

虚假诉讼、强制清场以及莫名的查封,让刚刚走上正规的豪威富轴承管公司便面临了绝境,冥冥中仿佛有一双大手扼住了这个“新生儿”的喉咙,操纵着它的命运。

资产重组后双方确立租赁关系

八月火辣辣的骄阳下,江苏省常熟市浦江路上的周边多家工厂正在生产,与其他工厂传出的轰鸣声相比,豪威富钢管公司显得格外安静,只见其大门紧闭,厂区机械设备没有生产的迹象,也无任何车辆和人员的踪迹。

据公开资料介绍,豪威富钢管公司成立于1995年12月,其母公司江苏豪威富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豪威富集团)成立于1993年7月,是一家生产和销售轴承钢管、铜材等产品的知名企业,其产品主要销往日本、美国、东南亚、欧洲等国家和地区,为多家知名企业供货,一度跻身全球供应链品牌前十。

2012年,由于部分银行抽贷、为关联方提供高额连带责任担保等原因,豪威富集团陷入资金链断裂、债务缠身的困境,造成工厂无法正常运营,作为集团下属的豪威富钢管公司自然也无法幸免,企业的300多名职工面临失业。

对此,常熟市碧溪新区管委会高度重视,2012年11月,由其负责牵头组织,豪威富集团、豪威富钢管公司及其他关联企业、相关贷款银行、贷款担保单位共同参与,就豪威富集团债务问题进行了协商。后经多方商讨,最终确定引进资本方江苏加华集团,通过资产重组方式,从而化解豪威富集团的债务危机。

在此背景下,2013年9月30日,江苏加华集团与豪威富集团、豪威富钢管公司签订了《资产重组框架协议》。协议约定:豪威富集团、豪威富钢管公司同意将其名下所有土地、厂房(即包括1号厂区与2号厂区)、设备等租赁给江苏加华集团,租赁期限为20年。而江苏加华集团应支付的租金则在江苏加华集团代替豪威富集团、豪威富钢管公司偿还的相关贷款及垫付的其他资金中优先扣除,同时组建一家产权清晰、且与豪威富集团无关联的新公司——豪威富轴承管公司。

2014年10月,江苏豪威富轴承管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其注册资金5000万元,公司主营业务为轴承钢管、金属棒料、金属套圈、钢材、轴承及钢管制品的销售。

为了推动本次资产重组工作的进程,2014年4月15日、2014年5月27日、2015年5月27日,碧溪新区管委会先后组织江苏加华集团、豪威富集团及各债权银行召开了专题会议。

记者从多份会议纪要上面看到,各债权银行在会上均表示,在豪威富集团正常运行、原有贷款担保方式不变、现有贷款不逾期、不欠息的前提下,承诺不压贷、不抽贷,保证企业现有贷款的周转,同时还将继续加大对企业支持力度,帮助企业逐步提升产能,提高盈利能力来实现企业脱困。

对此,郑继来表示,江苏加华集团之所以为豪威富集团及子公司代偿相关债务1.2亿余元,主要原因系当地政府方面开出的优惠政策和各大银行提供的支持。

2015年12月1日,在资产重组框架协议的基础上,豪威富轴承管公司与豪威富钢管公司签订了《财产租赁合同》,并进一步明确了双方之间租赁关系。至此,这就意味着豪威富集团历时三年多的资产重组工作已正式完成。

由于此前多年的经营,豪威富轴承管公司并不缺少业务,重组之后的公司在两年内便扭亏为盈,年利润接近2000万元。“可能正是如此,导致公司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盯上,才导致之后发生的种种怪事。”郑继来表示。

(豪威富公司已关门)

评估拍卖过程疑点重重

一切的开端来自2018年1月17日,苏州中院对公司的强制执行清场。

记者调查发现,这起执行清场缘于豪威富钢管公司与民生银行苏州分行之间的一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件,与豪威富轴承管公司本不相干。

2012年8月2日,豪威富钢管公司将其名下1号厂区作为抵押,向民生银行苏州分行借款3400余万元,借款期限为12个月,担保方为秦惠明、秦宇、豪威富集团、常熟市永惠铜业有限公司、江苏豪威富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之后,因其无力偿还而被对方诉讼。

据苏州中院2014年9月1日作出民事判决书显示,豪威富钢管公司必须归还民生银行苏州分行本金及相应利息、罚息和复利,且豪威富集团等担保方对此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另外,该银行对上述抵押物享有优先受偿权。

2014年10月28日,苏州中院作出(2014)苏中执字第519号执行裁定书,裁定冻结、划拨或扣留、提取被执行人豪威富钢管公司、豪威富集团等担保方银行存款或收入3600余万元及利息、罚息、复利和迟延履行期间的加倍债务利息,以及申请执行费用108709元,同时不足之数,查封、扣押、冻结被执行人相应价值的财产。

2016年12月14日,苏州中院将上述涉案资产在淘宝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进行司法拍卖。在这场豪威富轴承管公司也参与的拍卖中,在经过多轮竞价后,最终由江苏嘉洋华联建筑装饰股份有限公司以2280万元竞得。

“在司法拍卖结束后,我们发现自己的租赁权竟没了。”郑继来告诉记者,在评估拍卖过程中,拍卖物的真实租赁信息没有被真实披露,更没有向豪威富轴承管公司进行告知义务,导致企业无法行使优先购买权。

《法人》记者从一份2016年10月17日苏州中院委托苏州俊达房地产土地评估咨询有限公司出具的《房地产司法鉴定估价报告》中看到,除了鑫平制衣厂、顾某系承租户之外,该评估报告并未提及有关“豪威富轴承管公司与豪威富钢管公司之间存有20年租赁合同”的任何信息。

另据2016年10月25日苏州中院制作的执行笔录显示,对于豪威富钢管公司1号厂区的租赁情况,民生银行苏州分行当场给予认可,并向法院提交了“带租拍卖”的申请书。

这其中必须要提的是,在此前的资产重组过程中,作为债权方的民生银行苏州分行,曾多次参加由碧溪新区管委会组织召开的专题会,对于豪威富轴承管公司租赁权的问题,当时并未提出异议,反而表态给予支持。

“根据‘买卖不破租赁’的原则,在租赁关系存续期间,即使所有权人将租赁物让与他人,对租赁关系也不产生任何影响。”郑继来告诉记者,江苏加华集团与豪威富轴承管公司随后多次提出执行异议,但都石沉大海。

此外,与豪威富钢管公司有关的另一起司法拍卖案件,也引起了《法人》的关注。2017年12月15日,因与中国银行常熟支行发生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豪威富钢管公司2号厂区的房产及土地使用权被常熟市人民法院执行拍卖。

而在该起案件的处理中,同样的案由竟出现了完全不同的处理方式,上述1号厂区拍卖后,豪威富轴承管公司丧失了租赁权,但在2号厂区拍卖过程中,常熟法院对拍卖物“有20年租赁”进行了披露,并指出“带租拍卖”,且豪威富轴承管公司仍享有2号厂区的租赁权。

查封背后的劳动仲裁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正当豪威富轴承管公司在为1号厂区“被强制清场”之事而焦头烂额时,“带租拍卖”的2号厂区也被清场,而此次清场的原因竟是源于常熟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下称常熟劳动仲裁委)的一纸裁定。

原来早在2018年1月11日,1号厂区尚未清场之时,以周旭健为代表的229位豪威富钢管公司员工即对豪威富钢管公司提起劳动仲裁并提出财产保全,后又追加了豪威富轴承管公司为共同被申请人。常熟法院作出(2018)苏0581财保3号民事裁定,并对豪威富钢管公司、豪威富轴承管公司银行账户、原材料、成品、半成品等财产采取保全措施。

记者从现场了解到,法院作出上述保全裁定后,一家保安公司进驻,以看管原材料、成品、半成品为由,禁止人员进入,导致作为2号厂区合法承租人豪威富轴承管公司长期无法使用厂房。

此后,围绕着2号厂区的使用权,员工和保安公司发生冲突,郑继来告诉记者,在公司追问下,辖区派出所表示,查封决定是由常熟法院作出的,若需进入厂区,则每次进入都必须由常熟法院批准,并持有法院出具的载明允许进入人员名字的文书方可进入。公司询问常熟法院后,法院回复称其仅对厂区内的原材料、成品、半成品进行查封,从未对2号厂区本身进行查封,亦从未派员看守大门,2号厂区仍可进入。

引起上述2号场地无法使用的劳动仲裁,更是充满了疑点。

2018年1月11日,以周旭健为代表的229位豪威富钢管公司员工对豪威富钢管公司提起劳动仲裁并提出财产保全。根据常劳人仲案字[2018]第430-1号仲裁裁决书显示,2018年1月19日,依申请人申请,常熟劳动仲裁委追加了豪威富轴承管公司为共同被申请人,并于2月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申请人诉称,周旭健等229位申请人均在被申请人公司工作,现被申请人生产经营性土地房产经司法拍卖并被法院清场,导致申请人无法继续工作,而对方未向他们支付工资及经济补偿,严重影响了其正常生活。为此,申请人提出申请仲裁。

然而记者调查发现,对于所谓的劳动仲裁中申请人提出的上述观点,很多职工却并不认可。豪威富集团生产部副经理程健告诉记者,“当时企业仍处于正常生产状态,工资和奖金也照常发放,我们根本没有必要去申请劳动仲裁。”

这一说法也在一份由律师事务所对豪威富钢管公司18位职工的谈话笔录中得到了印证。据职工们回忆称,2017年12月份,该公司人事经理周旭健拿了空白表格要求他们在上面签字,当时对方声称“这是用于财产保全的,只要签了字就有钱拿”,却未如实告知签字的用途,直到企业被清场后,他们看到门口张贴了仲裁开庭公告,这才知道自己竟已在全然不知情的情况下“申请劳动仲裁”。

从谈话笔录内容来看,早在豪威富轴承管公司“被强制清场”之前,申请仲裁的工作已经开始启动了。在采访过程中,设备部副经理陈建明等多位职工提出质疑:在没有召开全体职工会议的情况下,如何推举产生周旭健等五人作为职工代表的?在劳动仲裁开庭之前,大部分职工为何毫不知情?

对此,作为职工代表之一的吴晓燕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应称,“此前因公司财产被拍卖、法院多次下达停工清场通知,大伙都很担心领不到工资,一时间人心惶惶,于是我们10多名中层干部自发聚集在一起,准备商讨申请劳动仲裁,但并未付诸行动。后来选举让我做职工代表,说是方便以后与有关部门沟通。”

据记者了解,由于上述行为严重违背了自己真实意愿,程健等多名职工遂向常熟劳动仲裁委提出撤回仲裁申请。但是,常熟劳动仲裁委竟以各种理由阻挠员工撤回申请,并告诉员工若想撤回申请,则必须签署放弃一切权利的声明。虽困难重重,但最终仍有51名职工坚持撤回了仲裁申请。记者注意到,除了周旭健和张卫彪之外,包括吴晓燕在内的其余三位职工代表均撤回了仲裁申请。

2018年3月1日,常熟劳动仲裁委作出仲裁裁决书,裁决被申请人豪威富钢管公司、豪威富轴承管公司应即时支付周旭健等176位申请人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共计8311518.49元,同时对于申请人徐某、曹某的仲裁请求,该委不予支持。

一位不愿具名的职工代表则告诉记者,“在动员过职工签字后,当初领头的职工已经去往当初参与厂区抛卖的一家公司。且该公司在常熟当地背景深厚。”

郑继来表示,为了讨回合法的租赁权,豪威富轴承管公司方面已经向苏州中院、江苏省高院提出执行异议,目前案件正在审理中。

对此,《法人》将继续关注。

原文链接:http://www.farennews.com/dc/16352.html

(责任编辑: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