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水县魏集镇有个被保护伞“罩”着的村霸支书党高中

 时间:2018-08-10 21:21:24来源:南方政法网
闽南头条

商水县魏集镇党桥村支书党高中,自2008年就任村支书以来,贪污腐败,侵吞低保,扶贫造假,欺压百姓,无恶不作。

在魏集镇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想吃羊,找春芒。”说的是,去年精准扶贫县里下拨的扶贫专项资金,镇党委书记位春芒和党高中合伙,从山东花了少量的钱买了一批病弱的羊羔,发放到贫困户家里,过没多久都死了80%以上。其他大部分扶贫款被位春芒和其他村干部瓜分。后来,他们还买了一部分优质羊羔,被位春芒拿去送人,还在魏集镇食堂吃起了鲜美的羔羊肉,喝羊肉汤,撸羊肉串,一时传得全县尽知。于是,县里和各个乡镇之间便开始流传“想吃羊,找春芒”这样一句顺口溜,老百姓“亲切”地喊位春芒为“羊肉汤书记”。就是这样一位喝老百姓血的“羊肉汤书记”,一直都是当着党高中的保护伞。

在位春芒的保护伞下,党高中私自倒卖村委大院和房屋,把村里集体财产当做个人物品私自出售,钱财落入自己腰包。

在位春芒的保护伞下,党高中把低保变成人情保、金钱保、亲情保,拿低保扶贫做人情,亲近的自己人,出钱给他的人都能堂而皇之的享受国家低保,而真正的贫困家庭却一分钱都得不到。比如党桥村一组的张玉,二组的党三成,三组的贺士军,四组的贺金同、贺金城,五组的贺桂妮,六组的贺钱梅,七组的贺国勤,以上人员和村支书党高中非亲既故,或是给党高中和村文书贺汉强送钱送礼都可以吃低保,以上人员有国家教师,有儿女在周口上班的,也有家里有楼房有轿车的,还有在周口买了几套房的。而党桥村真正的贫困户有几个吃到了低保的?

前两年党高中将村委会租给王留付使用,村委会占的是三组的土地,当时也没给三组钱,王留付租下村委会盖门面房,明租暗卖,六间门面房卖28万给村民党本,桥头两间卖给王沟村王留运,共卖房款34万,党高中没经村委会和村民同意私自转卖村委大院,所得款项全部用于挥霍及送给镇里个别领导。

在位春芒的保护伞下,党高中利用职权,侵占党永兴个人资产。未经党永兴本人同意,强行将他个人投资的面粉厂以租还村债为由侵占,按投资每年应收租金20万,现以每年7万5低价租出而长期侵占,10多年的租金不知去向。

在位春芒的保护伞下,党高中在村里横行霸道,没有他不敢做的事。倒卖宅基地肆无忌惮。村民需要宅基地的时候,党高中为村民每划一处宅基地收取村民5000块钱,全村到现在为止共卖出去14处宅基地,全部占用可耕地,共得款7万多元,所得款项均被党高中侵吞。我村原有68亩林地,现在变成可耕地归集体所有,党高中每年收取租金不知去向,还把林地的土卖掉,致使原有的68亩良田变成了大坑,每到雨季积水达2米多深,对村里的小孩的安全造成巨大隐患。

在位春芒的保护伞下,党高中置党纪于不顾,在2018年6月份村里进行选举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对想参与选举的村民进行打击,人身攻击。对拒不合作者,安排自己的马仔整天在村里骂街。很多村民吓得不敢去投票。在村委选举期间,党高中四处扬言,他在乡里县里早已买通了,谁来查他都会没事。他多次在公共场合对群众说,乡里的位春芒书记给他撑腰,县里也有领导给他做主,党桥村支书他必须干,其他人谁敢出头他就弄死谁。大不了他再花五十万给位春芒书记。而且还说,上次县里来人查他,被他花几十万摆平了。请问,他所说的再花五十万给位春芒书记是啥意思?莫非之前已经给位春芒送了五十万?村里很多人都知道位春芒是党高中的保护伞,之前已有好几拨去告党高中的,但是最后都是不了了之,党高中一直都说有位春芒给他撑着谁来查他也不怕,无非就是花钱摆平的事。去年有人告党高中,被党高中花钱摆平,一点事都没有,反而是告他的人受到镇里派出所的威胁,至今躲出去不敢进家。可见党高中势力有多大,气焰有多嚣张。

党高中横行无忌的根源在于保护伞,之所以敢这么肆无忌惮地欺负老百姓,就是因为位春芒这棵大树。

请周口市纪委监察委及商水县纪委监察委彻查村霸党高中,打掉村霸党高中的保护伞,还党桥村全体村民一片青天,不再让我们整天生活在村霸的欺凌之下,不再生活在被人整天骂街打骂的恐惧之中!

来源:http://baijiahao.baidu.com/builder/preview/s?id=1608418288640635411

(责任编辑: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