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市惊现涉嫌被“保护”涉黑违法村支书杜永来调查事实

 时间:2018-08-29 10:48:04来源:科技商报网
闽南头条

(一)“违规、违法”现象屡见不鲜,在全国各地有某些动机不纯的单位或个人,为了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视国家党纪、法规于不顾,上下级串通一气、欺上瞒下、顶风做浪,做出一些有损政府形象,有损群众利益的事情。

微信图片_20180828144621.jpg

在河北省唐山市滦南县宋道口镇杜土村就上演着现实版的一幕。

多次接到河北省唐山市滦南县宋道口镇杜土村群众举报:本村现任村支书杜永来在任期间,侵占公款、利用职务大搞权钱交易等事项,多次反映至纪委、国土局等相关部门无果,希望媒体关注。

微信图片_20180828144626.jpg

8月23日,媒体一行来到了举报人所在地见到了举报人,据举报人讲:我们是河北省唐山市滦南县宋道口镇杜土村群众,就我们村党支部书记杜永来违反党纪、横行乡里、利用职权侵吞集体财产、农田取土后采沙破坏耕地、随意辱骂殴打群众等一系列违纪行为曾多次向纪检委等相关部门举报,上级领导都互相推诿,把群众反映的事情当成球来踢,今年7月15日我们又反映至滦南县纪委和滦南县国土局至今未果。我们求天无门,整天生活在恐惧中,真不知道滦南县政府和监管部门是怎么执行照国家法律的?怎么为老百姓说话?怎么为老百姓服务的?万般无奈我们只好求助于你们媒体为我们伸张正义,为我们农民百姓说话,来将我们这儿的情况公布与众!

微信图片_20180828144630.jpg

微信图片_20180828144633.jpg

微信图片_20180828144636.jpg

其实事如下:

一、村支书杜永来纵容其兄长杜永军(共产党员)将自己的5亩农田卖土后挖沙破坏基本农田,后来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另补1.5亩口粮田给其兄长杜永军作为补助(由时任三生产队队长杜秀海作证);后来其弟杜永文(共产党员)在村集体土地上卖土后挖沙面积约3亩,后此土地形成3亩地大坑无法耕种。

二、2005年在镇钢锹市场对外招标过程中,杜永来作为村支部书记,组织他人伙同串标,当时标低是160万元,杜永来等一大伙人让中标人高出标底200元中标,杜永来收取串标好处费3万元,中标人又给串标人每人3万元,后经检察院介入调查,共没收串标非法所得57万元,造成村集体近百万元损失,至今杜永来仍担任村支书职务,像这种恶意串标行为已经触犯了国家法律,严重损害了全体村民的利益,也给党和政府造成了恶劣影响,作为共产党员,作为村书记的杜永来自己也收取了3万元的不义之财,按照国家法律应该怎样处理?还能胜任我们村支书一职吗?

三、2006年宋道口镇在唐乐公路两侧开发建立钢锹厂,我们村委会租用村民口粮地近400亩转租建厂,另外有约8亩地的集体土地(坑、塘、河流、道路用地)租金约10万元据为己有。

四、在2007年至2016年10年的时间里,在我们不知情,也不同意的情况下,把村民226亩的口粮地办成了国有建设用地,并且未收到任何土地补偿款,村民们怀疑杜永来从中做了手脚,收取了好处费,是本次事件的帮凶。

五、2009年底,未经村民知道,杜永来自作主张把唐乐公路南侧一段约3亩地的泄洪沟卖给韩风良建厂,卖地款据为己有,而卖掉泄洪沟导致公路北侧农田排水受阻,汛期到来村民受灾面积达200亩余亩,给村民财产造成巨大损失。2015年通信公司租用我村村民杜进川厂区建信号塔一座,给付占地租金近2万元,杜永来收后没有给杜进川,据为己有。

六、2009年春,杜永来与村民韩玉平发生口角,并动手将韩玉平打成轻伤,后经唐山市司法部门鉴定为轻伤,经镇派出所调解,赔偿韩玉平2.3万元了事,没有受到党纪和刑事处罚,村民对此深感不满。

七、杜永来在任职的十几年中,军阀作风愈演愈烈,看谁不顺眼就肆意谩骂,受到谩骂的村民不下十余名,其中韩庆合和蔡任贵家属等人。

以上所说全部是事实,均有证人、证据证明。希望领导调查、落实此事,关注党支部书记杜永来一系列违法、违纪诸多事实。

听完诉求,了解基本情况后,24日10时,媒体一行来到了滦南县纪委信访室见到了毕主任,媒体说明来意后毕主任介绍说:这个事我知道,我们纪委没有执法权,只有公安局、国土局案件调查结束后,将结果汇报到我们这儿,我们才能依据结果做出处理,现在结果还没有报上来。

11时媒体一行来到滦南县国土局信访室,向信访室张主任说明来意后,张主任讲:你们了解的这个事情我知道,已经交于监察大队了,你们去对面监察室了解一下。来到监察室媒体人员将群众举报材料交于工作人员,说明是对面信访室转来的已经交付监察室处理,工作人员看过举报材料讲:这个事情你们去三楼办公室问,他们知道这个事情。

媒体人员来到三楼办公室将举报材料交于工作人员后说明来意,办公室人员说:让我们办公室吴主任给你们解释,吴主任看过举报材料后说:你们稍等,我汇报分管副局长看怎么处理, 十分钟后吴主任回到办公室向媒体解释称:今天分管副局长不在单位,回来后给你们回复。

媒体质疑滦南县纪委、国土部门,一桩举报案件,自群众举报至今已月余,没有任何处理结果,调查过程也没有,那么群众举报案件有效处理要多少个工作日呢?不管案件是简单还是复杂,时间过了一个多月了,办案过程是应该有的?真不知道相关部门平时是怎样工作的?难怪老百姓说相关部门办案像“踢皮球”,甚至背后有人有人涉嫌“保护”一点也不奇怪。希望此事能引起领导重视,依法维护老百姓权益,严厉打击违法犯罪分子。

继续关注事态进展

来源:http://www.ccfservice.cn/caijing/jinrong/2018/0828/22267.html

(责任编辑: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