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曲阳县多名党员群众联名举报村支书

 时间:2018-09-01 12:59:00来源:腾讯网
闽南头条

近日,记者接到河北曲阳县朱家峪村多名党员群众实名举报村支书杨庆伟信函。

图片

举报信中称,杨庆伟依仗担任村支书的权利,存在以下行为:1、杨庆伟2012年刚任村支书就对垂涎已久的村北200基本农田下手,只要交1.5万元款再给他送礼便可以在基本农田上建房,现在耕地建房者有170余户,非法侵占基本农田200余亩,严重违反土地政策。

2、2012年国家进行“空心村”改造,我村拆迁40多户,补助款70多万。杨庆伟对这笔补助款采取隐瞒不发放到户,至今这笔款项去向不明。

3、我村集体资源成了杨庆伟的私有财产。朱家峪村筹建小学挖出的土方我村杨三朝砖厂出资5万收购杨庆伟不同意,杨庆伟让大队出资22万叫其亲信杨京亮拉走,填埋村东(地名桥儿沟)祖辈留下来的山洪排水渠,然后以私人方式将填平的水渠拍卖给村民,得款200余万元,归以杨为首的几个村干部所有。将排水渠填平卖地,一旦山洪暴发下游几百户村民将遭灭顶之灾,这个责任谁来负?

图片

图片

4、村北过去煤矿的排水沟,从东到西长150多米,宽3米。由杨树荣、杨兴亮牵线将此地卖给两旁建房户收款30多万元。排水沟多数是八队的地,为了堵住八队的嘴,每人发50元,八队不到400人,剩余款项落入杨庆伟个人腰包。

5、开发商欠地皮款至今无人讨要。大队以规划为名,将村大队部大礼堂、小学单价200万全部卖掉开发房地产。开发商甄鹏辉欠我村地皮款43万元已达多年之久,至今大队无人讨要。原因是杨庆伟等村干部各要房产一套,车库一个,所以对开发商欠账不要,变相贪污。在盖楼期间,村民李来勇认为价格不合理提出意见,杨庆伟纠集黑恶势力不分青红皂白联手用棍棒将李来勇打倒在地,经医院诊断为重伤。为此,大队赔偿李来勇住院费46万元,取保候审押金20多万,共计70多万全部由大队出钱赔偿,村干部打人大队出款合理吗? (证明人李XX)

6、2013年至2016年贫困户低保全部由大队扣押,支款时由大队两名村干部去支,支回的款卡一起交大队,之后返还贫困户一半,剩余一半不知去向。(知情人10队杨二X)

7、七队杨征西危房改造上级补助18000元,杨征西得到8000元,还警告本人上边要是问就说得到18000元,不然后果自负(知情人杨X开)

图片

图片

8、九队村民的基本农田70多亩被村干部私自卖给了开煤场的经商户,每亩8000元,卖地款不知去向。村民多次找县、乡讨回耕地无人解决。村民推选杨爱民为代表向上级领导反映,就在杨爱民在河北省信访局门口被村委会干部等人强行弄上车,拉到行唐县与曲阳交界把杨爱民推下车进行殴打,还叫杨爱民写保证书,今后不再上访,如若再上访去一次打一次,直到打死你为止。(证明人杨爱X);

9、村民为了行走方便自发集资架桥,村东筑路两条,架桥一座。杨庆伟对上级谎称,全是大队出资建的,套取、骗取的资金不知去向。(证明人杨X安、杨X四、杨X存、杨X雨等);

10、村西公路两旁是七队村民菜园地,杨庆伟不经本人同意强行霸占开发商品房,村民杨建仓知道后找杨庆伟理论。杨庆伟说,你就缺挨打,对杨建仓进行殴打致伤,至今杨建仓眼睛看不清东西。(证明人:杨X仓);

11、杨庆伟成“村霸”到处称爷。八队村民杨二来为承包发生纠纷,找到大队,杨庆伟不问青红皂白将杨二来殴打一顿,扬言,有本事告杨爷去。(证明人杨X来);

图片

图片

12、朱家峪村井尔峪土地130多亩,荒山几千亩属本村生产队所有。书记杨庆伟2017年4月份召开村代表会宣布将井尔峪土地归大队集体管理,但是他宣布收归集体是假,侵吞集体财产是真。他们在井尔峪破坏树木上千棵,挖土四五万方约1500余车卖给涞曲高速项目部垫路基,卖土收入全归杨庆伟等人分赃,集体资源成了以杨庆伟为首的黑恶势力个人财产。更有甚者,在十九大召开之际,杨庆伟带领本大队全体干部在高速路基上偷建碎石厂,日夜碎石。涞曲高速用料被杨庆伟夜间偷卖给白合石灰厂,盗取国家财产谋取暴利。朱家峪村广大党员群众实在看不惯将问题反映到县市省环保部门,在执法部门强压下才拆除其设备,至今存于高速路基的未加工石头大约有上万吨。

13、朱家峪村唯一一条村级公路,原本不允许载重车辆通行,但现在装载百吨货物车辆畅通无阻。杨庆伟以集体名义在南坡道路上设卡收费,现收入全归杨庆伟个人所有,但道路压坏无人管,已致桥东桥梁下沉5厘米成危桥。

14、2017年涞曲高速补偿村里占地款800多万元。村里修大理石牌楼一个,村北至灵山中间水道桥梁一座。这两项工程造价上百万元不招投标,杨庆伟私自指定承包商,工程造价非常之高令村民十分愤怒。

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记者赶赴曲阳县见到了多名举报人。据举报人之一杨XX称,其是去过越南的老兵,党员,74岁,因其危房改造的补助款被扣留不发,找到灵山镇政府反映情况。而后,村支书杨庆伟找到他说,你敢告我,随即将其一顿暴打,将其右眼致残。杨XX将杨庆伟打人致伤恶劣行为反映到镇政府,至今问题未得到解决。杨建仓爱人见到记者哭着说,其爱人被村支书打了后,做了法医鉴定,但是打人者一直未被法办,所以现在他们是有家不能回,记者接过鉴定发现,当时鉴定为轻伤,各种原因被打的村民还有李来勇、杨二来、杨爱民等等。同时举报人称,该情况已经实名向镇政府举报过,镇政府也进行过调查,但是最后都是泥牛入海,渺无音讯。

对于该村部分党员群众反映的情况是否属实,记者来到灵山镇政府进一步了解相关情况。该镇政府办公室一为牛姓(音)工作人员称,镇领导都不在,会将村民反映的问题告诉领导后再给记者回复。截止发稿,记者未接到任何回复。

原文链接:http://hb.jjj.qq.com/a/20180830/054210.htm

(责任编辑:袁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