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斗山融资”被曝大面积暴力讨债

 时间:2018-09-07 11:50:27来源:凤凰网
闽南头条

继斗山工程机械(中国)有限公司(下称:斗山中国)近期爆发与代理商间的债务“战争”后,斗山中国旗下的斗山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下称:斗山融资)相继在甘肃兰州等地亦向终端租赁客户展开讨债行动。值得关注的是,在向一系列租赁户的讨债中,斗山融资采取了先暴力手段强行收回相关被租赁机械,继而向法院起诉讨要高额拖车费、租金及利息。

抢夺挖机

“欠债还钱本来是简单的民事纠纷,但是斗山融资却采取暴力手段,强行拖走我们以融资租赁方式购买的工程机械,而且随后以恶人先告状的方式,将我们告上法庭,讨要被拖走的机械及拖欠的租金及利息。”甘肃武威斗山机械客户刘先生实在也想不通,号称国际品牌的韩国斗山竟然会采取如此“下作”方式收债。

据了解,刘先生于2011年与斗山融资签定融资租赁合同,租赁了该公司工程机械一台。2014年合同到期后,该工程机械的销售商,应客户要求从甘肃斗山在斗山中国公司的保证金账户中扣掉刘先生的逾期本金及罚息;同时,还请求用保证金冲抵逾期款的还有另外两个融资租赁合同项下的挖机租金。

不过,斗山中国仅扣除了另外两个合同项下的租金,并没有扣除刘先生的上述款项。由此,致使刘先生的租金一直逾期,逾期罚息从39592元,直至暴增到17.8万元。

2017年5月30日深夜,斗山融资方面雇用十余个社会人士,手持砍刀、棍棒等凶器,突然闯入刘先生上述挖机所在的一个工地,采取恐吓、限制自由等方式将工地工人控制,并强行从工地将上述挖机拖走。

次日,刘先生报警后,警方联系到斗山方面的负责人孙某,但孙某否认拖走挖机。

一周后的2017年6月7日,孙某向刘先生发来解除合同通知书彩信,承认自己拖走了挖机。同时,要求刘先生一次性支付逾期款项17.8万元及拖车费9万元。然而,当刘先生支付了上述款项后,却发现被拖回的挖机上的大量配件及汽油被偷。

据记者调查,刘先生的遭遇并不是个案。

来自甘肃兰州、白银等7个斗山客户,亦因为未及时付给斗山融资租金及利息,在2017年8月、10月间被斗山方面在夜间以同样的方式“抢走”了9台挖机。

当这些客户试图联系斗山清偿欠款时,却接到了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的传票。

天价拖车费

2017年底,斗山融资分别在七里河区法院起诉了上述客户。其诉求是要求返还9台挖机,并支付租金、罚息及拖车费。

“这不是无赖吗?”孙某说。斗山方面抢走挖机后,在法院主张返还挖机及挖机被拖走期间的租金。另外,其主张的拖车费亦明显超出正常水平20多倍。兰州客户孙某的一台挖机,从兰州被拖到西宁,其正常的拖车费不超过5000元,但斗山方面主张的拖车费竟然高达近14万元。

此前,兰州市七里河法院的一个判例显示,斗山挖机客户闵香城以融资租赁方式在斗山融资处承租一台挖机后因生意不好拖欠租金,2017年被斗山融资告上法庭。当时,除租金利息外,斗山融资主张的拖车费高达16万元之多。

兰州七里河法院“2017甘0103民初522号”民事判决书显示,法院仅支持其租金及罚息,并未支持斗山融资16余万元的拖车费。法院认为,16余万元的拖车费明显超过合理的运费范畴,因此不予支持。

律师:

斗山融资涉嫌构成刑事犯罪

2018年8月16日,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公开审理了斗山融资与上述客户孙某的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当日在法庭上,双方争议的焦点仍确定在,挖机被扣后能否再返回,拖欠租金是否包含挖机被扣期间的租金,以及“天价拖车费”等。

在法庭辩论论环节过后,斗山方面的代理律师当庭表示要撤回要求返还挖机的诉求。

上述挖机客户的代理律师认为,这足以说明,斗山方面存在夸大事实恶意诉讼的嫌疑。首先,在斗山方面采用私立救济的方式,强制收回挖机的行为中,其救济方式涉嫌过当。而因此给挖机客户造成的损失,斗山方面也应该承担责任。其次,斗山方面既然通过诉讼的方式来维权,就不应该私自暴力扣车的违法手段,而是应该采取诉前保全的合法手段来维权。

律师认为,斗山方面采取暴力手段强行拖走挖机,而后仍在法庭诉求中要求客户返还挖机。这种行为不但违背客观事实,而且违背诚信原则,且已经涉嫌构成刑事犯罪。

挖机本身是生产工具,只有施工才可能产生利润,并向斗山方面支付租金,但斗山方面已经扣车了,还要求支付租金显然不合常理,也不合法律规定。

其一、暴力拖车之后,承租客户还面临施工损失及赔偿,这个损失应该由谁负责?

其二,被斗山拖走的挖机残值到底有多少,这个残值是否应该由客户享有还是斗山享有?

也正由于上述问题,尤其是斗山方面当庭撤回要求返还挖机的诉求后,法庭宣布原本于当日下午继续审理的7个案件,延期审理。

尽管目前上述系列案件的走向仍在司法程序中,但是斗山上述恶意诉讼及暴力收债的方式,已经在当地工程机械业内引起客户反感。

有斗山客户表示,斗山融资高价雇用了不少社会人员暴力收回挖机,而其在诉讼时又拟将此项费用转嫁给其客户,让人心寒。(内容来源:民主与法制社)

(责任编辑:袁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