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红生黑社会团伙在强大保护伞下的罪恶行径

 时间:2018-09-12 11:34:42来源:网络
闽南头条

在许昌,提起以朱红生为首的黑社会团伙,许多人避之不及,却又恨之入骨。

早在2007年,朱红生假借招商引资骗取享受了政府的优惠政策,以每亩5万元的低价,获得了许昌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一地块的土地使用权,注册成立许昌鸿洋生化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当年3月,朱红生找到一名叫张景宇的建筑商,诱骗他先垫资为其建立一栋3800多平方米的生产车间和一栋3600多平方米的办公楼及附属工程,总工程造价为560万元,此后十年间却仅支付给张景宇工程款190万元,还骗取了他62万元,其余460万元的工程款全部赖账。迫于需要支付众多民工工资、材料款和生存的压力,张景宇历经10年,先后数次向朱红生讨要工程款,却分文未得,不但如此,张景宇和他的妻子赵凤仙、兄弟张振清,还遭到了朱红生和他儿子朱文来以及朱红生雇佣的黑社会打手多次威胁、毒打,导致受害人被送进医院治疗。他们还恐吓受害人不要报警,扬言报了警也没用,反而还报警欺骗警察说受害人扰乱他们正常生产,使受害人被拘留好几次。除这些主体工程外,朱红生厂区的土方工程、变压器安装、电力线缆铺设等一些附属设施工程,也是先诱骗他人垫资为其建造,再用威胁、恐吓、故意伤害等暴力手段拒不支付工程款,导致多名受害人身心受到伤害,家庭支离破碎,精神极度崩溃。

朱红生用坑骗建筑商、暴力拒绝支付工程款的手段,毫不费力地待厂区整体工程建造完成后,就一方面利用其掌控的许昌鸿洋生化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许昌鸿升发品化工有限公司、许昌弘扬盛华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许昌郁金香现代农业有限公司等实体披着合法企业的外衣,打着做企业的招牌,假借企业经营之需在许昌多家银行贷款,再以其儿子朱文来、儿媳王琰冉、女儿朱文蕾、女婿姚斌以及团伙成员冉小东等人的名义高息放贷,从中获取高额暴利收入;另一方面他们还以高额收益为诱惑,怂恿部分公务员参与集资,然后再高息放贷获取利益,由此形成了息息相关的利益链和关系网,以利益驱使这些公务员为其提供非法保护,充当他的保护伞。并长期豢养以刘玉豪为头领的数十名刑满释放人员,仗着有强大保护伞的保护,有恃无恐地使用恐吓、侮辱、威胁、殴打、非法拘禁、强抢豪夺等手段对企业进行暴力催收,就这样形成了以其家族成员为核心,用利益收买的公务员保护伞为屏障,高额回报吸引刑满释放人员做打手的黑色利益链条。

朱红生黑社会团伙经过近十年的发展,在获得银行贷款和非法集资的资金后,又通过勾结部分银行工作人员,在企业调贷还贷时,主动对接企业,常年累计高息放贷几亿元,并使用黑社会手段逼迫借贷人支付高额利息,涉及企业上百家,其名下企业由此产生的非法高息暴利收入高达上亿元,上缴的税收却少之又少。据了解,2014年1月至2018年7月,其名下企业缴纳税额仅有19万多,在税务部门对其进行税务稽查后,才勉强又补缴了13万的税。近五年的时间,上亿元高息不当收入,却仅仅上缴了几十万元税款。而遭受他们非法暴力威胁的直接借款企业和提供担保的企业范围极广,几十家企业涉及的经济总量已超过了150亿元,每家企业一年上缴税额几百万,有的甚至上千万元,安排上万人就业,就这样被一个以非法手段获取暴利、上缴税款少得可怜、对社会安定毫无贡献的黑社会团伙搞得纷纷停产、倒闭。他们在遇到银行对贷款企业抽贷、压贷,企业暂时不能归还其高利贷时,其实企业都曾与朱红生主动联系沟通,请求予以宽限还款期限。但朱红生还是令其儿子朱文来、女儿朱文蕾分别带领一帮刑满释放人员,对企业采取堵门、强行拉走原材料、抢夺车辆等手段占有企业资产,并对企业负责人及其家人、员工进行谩骂、威胁、恐吓、侮辱、殴打、故意伤害、非法拘禁等人身攻击,数十家庭深受其害,有的家庭妻离子散,孩子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吓得不敢上学,甚至还恐吓年仅一岁多的幼儿;有的四处躲避,不敢回到许昌;有的房屋被其占据,家庭支离破碎,生活不得安宁;导致多名受害人精神几近崩溃,数次企图自杀,对企业的正常经营和声誉也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致使多家企业人员离职、订单流失、供应商不敢供货、生产停滞、企业倒闭,对许昌经济造成了严重的恶性后果,扰乱了社会秩序。

早在2015年6月,受朱家所害的多家企业在市公安局已对朱红生团伙的暴力行为进行了举报,公安部门进行了调查,但在其保护伞的干预下,最后不了了之。此事带来的后果却是,更多的企业遭到朱红生团伙变本加厉的疯狂打击,2015年9月,六家企业负责人一起去许昌市政府向市长武国定(现河南省副省长)反映朱红生黑社会暴力行为,在市长办公室汇报完,刚走出武市长办公室,其中一家企业负责人张仕欣就收到了朱红生的威胁短信:“再告我,弄死你!”当时张仕欣非常害怕,和其他几家企业负责人立即返回武市长办公室,让武市长看了朱红生发的短信,武市长看后非常气愤地说:“他可无法无天了,放心回去吧,他不敢!”在得到领导的安慰后,几个企业的负责人才战战兢兢地离开了市政府。由此可见朱红生的保护伞势力、权利是有多么地强大,企业负责人刚向市长汇报完毕,他就已经收到消息,还明目张胆地发来威胁信息,以这些负责人的生命逼迫,放弃告发他的种种罪行,真是让人又恨又怕!今年5月份,多家企业就朱红生团伙高利转贷、暴力催收,带有黑社会性质的非法拘禁、殴打伤害、威胁恐吓,偷税漏税等情况已向建安区公安局报案,公安部门受理后,经过两个多月的侦察,确定朱红生团伙已涉嫌构成犯罪,但区公安局迫于朱红生在许昌重要保护伞之一(市公安局法制支队队长王申义)的强力阻挠、不予立案,直到现在也没有实施行动。7月底,市政府副秘书长李诚还专门组织公、检、法等相关部门召开了关于朱红生系列案件的协调会,此会议还明确提出了三个要求:一是朱红生团伙所有案件不予立案;二是谁再告朱红生团伙就逮捕谁;三是法院要对朱红生团伙起诉的企业加大执行力度。这样的会议决定,不就是在为朱红生团伙撑腰,为他们种种黑恶行为的实施铺平道路,助长他们的嚣张气焰吗?难怪朱红生多次敢在公开场合叫嚣:“我在北京有关系,谁敢动我和我儿子,我就让许昌政界地震(有录音为证)。” 除此之外,朱红生还曾放话,共产党也奈何不了他,我在美国也有重要关系。朱红生为何敢在今天国家高压反腐打黑的情况下这么说,无非就是靠着从2011年起通过高息放贷,大量敛财,用重金筑起的保护伞。为什么本应为人民服务的政府权力,不能为多数民营实体企业协调朱红生对企业还款予以宽限,缓和解决这种矛盾,使众多企业能够生存下去,却会为一个黑社会团伙服务,在法院执行的高压下,使很多企业负责人被多次拘留,造成公司停业的停业,倒闭的倒闭,甚至他的上级保护伞还要求公安部门立案,从严调查30多家企业是否存在骗取贷款的问题。难道就因为这一个黑社会团伙,就要放弃超百亿的资产规模、安排上万人就业、每年上缴税收数千万的几十家企业吗?难道许昌的企业都像朱红生黑恶势力团伙一样,用残暴、残忍的手段对待企业和群众,对社会安定的危害,对地方经济毫无贡献,才会受到保护?

朱红生为首的黑社会集团通过非法手段获利上亿元,有了大量金钱的朱红生私下生活更是极其奢侈,不仅有专门的厨师、佣人伺候,吃穿用度也花销极大,早餐得有参,午餐得有鱼,晚餐得有汤,非高档食物不吃,非高档名牌不用。除此之外,朱红生长期霸占他的小姨子,他的妻子和小姨子都为他育有子女(女儿及大儿子朱文来是他妻子所生,二儿子朱文统是他小姨子所生),并公开同居在一起,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大的不良影响,他还为他的这些子女在北京、上海、海南、许昌等地置办了多处房产,每个子女都开着百万豪车,拿着这些用非法暴力手段得到的钱财,肆无忌惮地挥霍!

在当前国家“反腐、扫黑、除恶”行动的高压下,为什么这么多家企业和家庭遭遇如此巨大的危机和长期摧残,涉及资金量之大、人数之多、怨气之重,却没有引起重视呢?朱红生黑社会团伙之所以如此嚣张,就是因为有其利用非法所得,重金层层筑起的强大保护伞!有了这些保护伞的庇佑,才使得他们坑蒙拐骗、暴力敛财、无恶不作、无所畏惧!

(责任编辑: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