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茅药酒舆情风波后:支柱企业摔倒 凉城县脱贫蒙阴影

 时间:2018-09-19 21:05:59来源:中国经济网
闽南头条

【环球网报道 记者 李青云】山西右玉县的“杀虎口”是中国近代史上最著名的五次人口迁徙事件的发生地,过了“杀虎口”便进入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如果不是因为今年4月份发生的鸿茅药酒舆情风波,位于乌兰察布市南部的这个小县城鲜有人知。

小县城四面环山,北有蛮汉山,南有马头山,中间有一条狭长的陷落盆地,卧有美丽的岱海湖,湖的西边坐落着凉城县两大经济支柱企业之一的岱海发电厂,它承担着北京1/5电力的生产。发电厂要用岱海湖水冷却,导致岱海湖生态破坏严重,水温上升,水面退减。2018年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时强调要加快岱海发电厂水生态综合治理。目前发电厂部分机组停产,正在进行技术改造。

凉城县另外一个经济支柱企业和纳税大户是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茅国药)。鸿茅药酒舆情风波发生时,曾经有大量媒体、自媒体蜂拥而至,安静的小县城被搅得热闹起来。事件让正处于高速公路上奔跑的鸿茅国药骤然降速,随着时间的推移,事件引发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慢慢显现,正直接或间接影响着当地的经济和老百姓的生活,给凉城县的脱贫工作蒙上一层阴影。

员工被迫放假 靠基本补贴度日

初秋的凉城早晚凉爽,中午艳阳高照,远远望去,清澈的蓝天、朵朵白云、顶红的高粱和绿草交错映衬,美景如画。

凉城县城人口仅有三四万,中午街上人车稀疏,几乎所有的门市都会关门午休,上班族也会回家吃饭、午休。到了晚上,饭店和县政府对面的广场是人最多的地方。

在这里有一份稳定收入,生活便十分惬意。因此,在鸿茅国药上班被很多当地人视为捧上了“金饭碗”。

李先生是鸿茅国药的一名普通车间工人,原本计划今年买套新房改善生活水平,然而工厂停产打破了他的新房梦,买房不得不无限延期。

自鸿茅药酒舆情风波后,鸿茅国药于4月20日停播各省市县等广告,暂停终端药店的营销推广活动。

截止目前,鸿茅药酒广告仍未恢复,生产和营销受到严重影响。首当其冲的便是正在向小康生活迈进的员工。据了解,凉城县鸿茅国药工厂共有一千多人,大部分是当地老百姓,包括一百多的蒙古族员工。不少人历经鸿茅几次转制,从国营时代便一直在工厂,工作超过10年、20年。他们的工资远超本地平均水平,而且还有着完善的福利。

图为鸿茅国药生产工人在鸿茅新厂区平整道路

由于工厂大部分停产,为了让生产一线的工人能维持基本生活,一百多人被安排到鸿茅新厂区平整道路。还有部分工人在家待工,企业尽最大的努力发放补贴,来保障他们的生活。

8月25日,在鸿茅药酒生产厂区,记者看到有些路面正在施工,工作人员解释说,这些地下管道是七八十年代铺设的,趁着工厂暂未全面恢复生产,对其进行升级改造。

10月以后是鸿茅药酒的销售旺季,此时也是生产最繁忙的时候,往年入库的物料和出厂的货车需要排队进出,经常出现交通堵塞的情况。事件发生后,鸿茅药酒销量骤降,一度跌至正常时期的20%。

据鸿茅国药副总裁鲍东奇透露,随着官方权威媒体的报道,舆情风波的逐渐平复,目前鸿茅药酒在零售终端的销量已经回升到了35%左右,消费者信心正在慢慢回暖。

“多米诺骨牌效应”显现

凉城县东向西横卧着一条干净宽敞的主干道,是被当地人视为“门面”的宁远街。街的西头是鸿茅国药所在地,沿路往东走,街两边随处可见小饭馆、旅馆和小卖部等。

作为凉城县经济支柱企业以及纳税大户,鸿茅药酒舆事件造成销售下滑,企业暂时停产近5个月,“多米诺骨牌效应”开始向纵深显现。

“生意都不好做了!”鸿茅厂区附近一品鲜饭店的老板娘向记者抱怨,酒厂以前来来往往的货车司机和工人照顾了她不少的生意,现在基本上没有了。

“以前日流水四五千元,现在只有一两千了。”鱼羊一锅鲜的杜老板反映,鸿茅药酒停产之后,饭馆的生意大受影响。

凉城县是革命老区,区级贫困县,人口不足25万,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为80亿,其中第二产业占比54%。除了粮食加工企业,龙头企业仅有岱海发电厂和鸿茅国药。由于产业带动就业力度不足,全县约有1/3人口外流,主要是劳动力人口。

2018年凉城县政府工作报告在稳增长转变经济发展模式中,特别提到“以鸿茅国药为代表的本土企业迅速崛起,打破了岱海电厂‘一支独大’局面。”凉城县税务局的数据显示,2015年-2017年的三年间,鸿茅国药纳税总额超4.3亿元,尤以2017年最高。

为了脱贫,县政府寄希望于注入产业增收“原动力”,完善实施“龙头企业+贫困户”的利益联结机制。引入新的企业尚在计划中,而本地企业鸿茅国药对凉城县经济发展和脱贫的重要性就不言而喻。

记者在深入街头了解时发现,无论是开饭店的老板、还是工薪阶层、公务员或是退休老人已经深刻感受到这场风波给他们生活带来的担忧:生意能好起来吗?工资、养老金还能不能发出来?

一切都在监管部门眼皮底下

鸿茅药酒舆情风波发生后,鸿茅国药欢迎社会各界以及媒体前往工厂参观,深度了解鸿茅药酒的历史,工厂原料存储和生产细节等。

图为鸿茅国药质量负责人王建国

8月25日下午,在鸿茅国药质量负责人王建国的引领下,记者在更衣区进行更衣,戴上鞋套和帽子进入生产车间,以防止细菌的带入。推开门,洗手池斜上方有一个摄像头正对着。王建国介绍说,“这个摄像头是用来监控员工是否按照要求洗手。”

从产品包装区辗转到中药制剂车间门口,即使穿着防护服记者也被告知不能进入,只能隔着厚厚的玻璃观看里面的情况。“这个车间的微生物、尘埃颗粒、温湿度都要严格控制,以保证产品质量不受影响。”王建国解释说,这里是符合药监部门《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要求的D级洁净区,这个区域的工作服、抹布等用具都是单独进行清洗、消毒和存放,并且还要记录有效期。这个车间在2014年就取得最新版(2010版)GMP认证。

走出车间,记者来到了原料库房。刚进入库房,一股冷气扑面而来,原来库房周围放置了十几个柜式空调。王建国介绍说,因中药材的储存对温度和湿度都有严格的要求,因此库房里还设置了温湿度监控报警器,一旦温湿度超标,白色的报警器就会发出巨大的声响,保管员会立即采取相应措施。

据了解,这一千平米的库房储存着260吨中药材,主要分区为药材库、易串味药材库、贵细药材库。记者注意到,出入库登记表格的记录上,有药材名称、产地、出入库时间和数量,最近的出库日期是2018年4月12日。

王建国解释说,风波之后就停止了原料的采购,现在存放在这里的中药材,都是经公司严格检测,合格之后才入库的。

整个参观过程中,记者注意到无论是车间还是库房,墙角上都安装了两个监控摄像头,“除了早些时候公司安装的60多个摄像头,2016年,食药监部门也安装了60多个网络数字摄像装置。”王建国介绍,这120个摄像头主要分布在提取车间、制剂车间、分离车间及相关库区,对药酒的每个生产环节进行360度无死角监控,并且监控数据实时上传到国家食药监部门,可以随时任意调取。企业的一切活动可以说是在无数双“眼睛”下进行的。

行走在鸿茅厂区,安全提示随处可见,王建国指着一个单独的建筑说,这是鸿茅厂区的智能化、自动化消防设施,在内蒙古自治区是第二家,全厂任何一个地方出现火灾,系统都可以在第一时间响应。

“仅仅这套设备,我们就花了两千多万。”王建国说。

飞检、检测结果与舆情的碰撞

鸿茅药酒事件爆发后,主管部门均在第一时间采取了行动及时回应各方关切。

4月17日,原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新闻发言人回答媒体提问时表示,2004年至2017年底,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系统中,共检索到鸿茅药酒不良反应报告137例,不良反应主要表现为头晕、瘙痒、皮疹、呕吐、腹痛等。

4月至5月间,主管食药监部门按照《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对鸿茅国药进行了三次飞行检查。药品飞行检查是指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针对药品研制、生产、经营、使用等环节开展的不预先告知的监督检查,具有突击性、独立性、高效性等。结果均符合规定。

5月31日,内蒙古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回复市民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鸿茅药酒处方中所用附子(制)、天南星(制)、半夏(制)全部为炮制加工品,不属于毒性中药品种。

第三方机构也对鸿茅药酒的安全性进行了检查。

5月8日至5月10日,有关部门委托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送检的三个批次鸿茅药酒,进行了毒性成分分析并出具鉴定意见,检验结果显示:三个批次的鸿茅药酒均未检出有毒物质。

6月至7月,广州、南京两市药检所也分别抽取流通环节不同批次的鸿茅药酒进行全项检验,结果均符合规定。

主管部门的一次次飞检结果和第三方机构的几番检测结果,或许是因为与部分网友的惯性认识不符合,结果仍然没有纠正一些负面舆情。对此,鲍东奇也表示很无奈。

“面对风波,我们的选择是坚信产品质量没有问题,也相信相关监管部门会给企业一个客观公正的评价,相信舆论随着事实的呈现会尘埃落定,所以我也希望在面对舆论非议时,政府不会姑息任何一个作恶的企业,也不会轻易处罚任何一个符合国家规定的企业。”鲍东奇强调。

风波之后的所思所为

此次舆论风波发生后,除了几次公告外,鸿茅国药的表现比较冷静克制,但是给外界的印象却是“无所作为”甚至高傲。

事件发生后,鸿茅国药在做什么?鲍东奇表示,事情发生以后,企业首先是配合国家各级监管部门对企业进行的多次检查,包括整个生产工艺到生产质量管理再到成品等各项指标;其次,企业暂停了生产,并停播全国范围内鸿茅药酒的广告,配合国家对广告宣传的检查;第三,企业开始自查。“鸿茅药酒的销售环节非常长,看是不是整个销售环节中有哪些地方做了不符合国家规定的事情。”

“另外,我们要稳定员工情绪,因为他们的工资由绩效工资和基本工资构成,停产后,绩效工资受到了影响。”鲍东奇补充说,停产期间,他们给员工进行了生产质量管理的培训,以及组织改造工厂设施等。

在此次事件中,鸿茅药酒的营销行为也惹来了非议。其广告被指频繁而夸张,因此被扣上了“神药”的帽子。

鲍东奇认为,外界更多看到的是企业在销售、宣传、广告方面的投入,实际上企业把从市场上赚来的利润又投资到了凉城本地。“我们刚进入鸿茅酒厂的时候,企业已经停产两年半了,只有一栋办公楼和几间破旧的厂房。经过十几年的投入,我们建设了新的仓库、厂房、办公楼,还有新的GMP车间,智能化自动化消防设施等,还把过去的古法制药酒工艺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下来。由于工人多是本地人,文化水平参差不齐,需要经常培训等。这些在广告上是看不到的。”

在采访中,记者明显感觉到,经历过这次舆情风波,鸿茅国药的管理团队更加谨言慎行,担心任何声音会被曲解,有些话该不该说,总是顾前顾后,欲言又止。

舆情风波带给鸿茅国药的教训和思考有很多,但是鲍东奇认为,“最大的一点是我们再一次深刻认识到企业的重点应该放在产品研发、生产质量管理上,因为好的产品自己会说话。”

(责任编辑:袁小)